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看完阿尼外传,我还能再战五年。

在我认识你的那个世界里,我无能为力。可我承诺,无论你在那个世界背负着多少不幸,我都会尽全力让你在我的世界里幸福。
优秀的人设能让诸多创作者牵肠挂肚,可我也再不敢对除了你以外的任何角色掏心挖肺。

好了不矫情了,担心阿尼已经成了我每个月的另一次月经。以后我再把心掏给别人笔下的人物我就是猪,每次月初被剧透一脸比痛经还痛WTF!我都要忙死了,超影响心情的好吗!要睡了明天又是一场presentation,一天天也没个头,能让我安心敲代码吗成天就知道做ppt讲ppt,IT读成MBA,全校上上下下怕不是脑袋都被门遍历了一圈。啊好烦,忙了一整天晚饭都没空吃饿得要命,饿着肚子睡真是要爆炸。
Anyway,别说了我爱你阿尼。简简单单破个别人家的水晶我就会弃掉我那堆坑是不可能的,太小看我这五年狗皮膏药钉子户了。呵,谏山。

我一直都觉得马莱的女战士们太值得尊敬了,什么时候都是她们冲在前线拼命,睿智冷静。奈何队友一个比一个猪,令人智熄。心疼锤姐,一个人带着一个叛徒一个猪队友打一群挂壁,生得伟大死得憋屈。这次虽然莱纳又被一拳打趴,但不得不说他确实救了波克和阿尼,如果艾伦吃了波克拿到颚巨的力量,阿尼就是另一个锤姐。水晶可以破了,尼粉的心理防线也跟着破了,我心情很不好,但我也没什么办法,这不是我的作品我没法控制走向。还有那么多的破事等着我去做,不能想了。艾伦接着日天,墙内粉接着狂欢,我该干啥干啥去了。
最近越发理解贝特粉的心情,你画你的,我萌我的,爱咋咋吧。

153美少女阿尼终于正式出道,阿尼爱你哟~
偶像还会开机车,上车吗?上,还是不上。
进巨2游戏很无聊,但阿尼很可爱啊!

“笠尼”之于我

今天有些浮躁,静不下心来做事。胡乱写点感想然后再继续好了。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好朋友的笠尼文,讨论的时候她跟我谈到她觉得三笠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会如何。

我恍然间发现OOC与否这个问题我已经很久没有考虑过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因为懒得做人设所以一直拿着笠尼当自己的人物在玩。


前几天漫画103话韩肉出来的时候我快难受死了,半夜起来刷贴吧看更新了没有。出去和朋友吃饭人家说我"as if you saw a ghost",因为那时候我刚好看到一个制仗机翻写的艾伦说这水晶跟阿尼的一样,咬一次不行再咬一次就行了。贴吧铺天盖地说阿尼已经被韩吉吃了被阿明吃了被艾伦吃了,我那两天的心情就跟哔了狗一样,还好学业巨忙让我没空集中精力难受。

于是我开始反思到底为什么我的反应会这么大。


其实当初我萌夜碎的时候也和现在差不多,能走出来多半也是因为物是人非耗尽了感情,加上爬墙了,最后碎蜂已经完全官方带头OOC我也没有多激动。

但是阿尼不一样,如果真的坐实阿尼被啃了我怕是要哭好几天然后把所有文都删了才能冷静下来。

我已经没办法再像喜欢阿尼一样喜欢一个角色了,我不敢了。

阿尼是最后一个我愿意devote的动漫人物。


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对一个我无法掌控命运的角色太过依赖,我开始试着转移注意力去创造自己的角色,莲恩和坦尼娅就是这样诞生的。

每个人的创造过程不一样,我从同人往原创转的过程比其他写手艰苦很多,首先我做不到在没有具象化一个角色之前就下笔去写,我必须画出来才能写下去。其次,我太慢热了,我必须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去和角色磨合,努力去喜欢她(对的现在的我真挺难喜欢“他”的,更别提自己创造的了),才能真正开始写自己脑内那些故事。

而我和笠尼这两个角色,一起生活了四年半。

我只要有点空闲和状态都会码字画画,提笔第一反应就是画阿尼。

她们对我来说跟我的亲朋好友是一样的存在,我有什么脑洞和设定都会和她们分享。[所以也苦了我们的阿尼小朋友,因为我如此elegant(???)所以她总是在各种故事背景里被蹂躏]


莲恩和坦尼娅从某方面而言,是我自我保护的产物。因为我很害怕自己在失去阿尼的时候崩溃,然后就此失去了写作的能力。

当然说她们是备胎太过分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试图从零开始塑造人物的性格,她们未来也必然会成为我原创文里的主角。不过进军原创对我来说还是太早,我还不愿意踏出现在的舒适圈,毕竟写文目前对我来说还是一项休闲活动,开心就好。


有不少朋友说我也太长情了,四年半还在笠尼坑里趴着,一点挪窝的趋势也没有,怎么拉扯都不愿意爬墙。

其实不是因为我太长情,是我在“笠尼”这个tag上投入了太多的感情,抽身对我来说跟戒烟也差不多了。我自认在笠尼坑里仍是一个高产写手,很多人觉得我经常坑文怎么还在不停开坑,那是因为没看过我的Evernote有道云笔记Bear和我的实体笔记本。我两万字以下没有放出来的脑洞不下十个,说实话我已经很克制自己了。

没人知道,那些读者看得湿了眼眶的片段是我哭得死去活来边哭边码出来的。如果自己都不投入感情,笔下的文字是不可能打动读者的,至少我现在的段位做不到闭着眼睛写都能让人感动。


如果可以不这么喜欢她们,我也想。

每个月张嘴等喂屎真的是够够的了;每个月6号到8号觉都睡不好;每次一看到阿尼周边我的手就开始掏卡包,生怕错过了悔三年。

当年笠尼出外传的时候我真的整个人都在唱感恩的心,喜欢到这种程度我自己也很无奈。


但事实上我已经砸进去不可数的时间在“笠尼”这个tag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


好了我跟你们说,最近暗荣出的进巨2游戏是全平台的,可以控制阿尼,还能变女巨人。3月20日发售。我已经掏腰包预订了switch平台的,阿尼有个机车装皮肤,三笠还要出一个忍者皮肤。

另一套更搞笑,旗袍笠和偶像尼,暗荣真的不知道哪根神经抽到了搞一个“阿尼爱你哟比心”的皮肤,虽然我满脸嫌弃但是还是打算买!买!买!

不说了,我已经构思了忍者笠x机车尼执行任务的脑洞了。


那啥……医生,您看我这病还有救么?

东立汉化出来了。大家放心,我暂时不会弃坑了。

【血源诅咒AU】长夜番外(CP:笠尼)

今天居然写了两千字!嗯这篇是AU,执刑者米卡莎x血族阿尼。当然这个番外完全没有展开描写脑内设定呢,大概写完长夜之后会考虑认真写这对。啊我好喜欢黑白医生这对NPC哦……我的妈耶,感觉以后写原创小说都要借长夜里塑造的性格设定了。

PS:可别吐槽她俩这么弱,打个渴血都打不过,毕竟俩小姑娘,一个14一个15。长大以后再日天。


【长夜·番外篇(CP:笠尼)】


黄昏时分,金发少女坐在巨石上把玩着手中精致的火器,而背靠着她的另一名黑发少女则抱着一个巨大的木质车轮,这样奇异的场景在这个疯狂的时代却并没有显得十分违和。

“干嘛叫我过来。你不是很强吗?”金发少女收起了火枪,向后仰了仰整个人靠在白衣少女的背上。

“……”黑发少女低着头没有搭话,她的护手上镶嵌着金属片——执刑者特有的装饰品。

“你不说话我可走了哦。师父和师姐还等着我帮忙呢。”金发少女佯怒站起身,掸了掸灰色风衣上的尘土,跳下了巨石。

“别。”执刑者少女连忙跟着她跳了下来,一把握住了对方纤细的手腕。

“问你话你也不答,现在还不放我走,简直不讲道理。”金发少女轻颦薄怒,倒也没有把手抽回来。

“我没有不放你走……那下次见你是什么时候?”从她沉寂的黑眸里可以看出些许言不由衷的端倪。

“谁知道呢。反正每次你叫我出来都不是什么好事。”金发少女慵懒地眨了眨眼。

执刑者少女沉吟片刻,终于说了实话:“最近我们团压力很大,没有人能抽身和我一起执行这个任务。”

“然后呢?”湛蓝色的眼眸盯着她追问。

“听说这是个大型野兽。”

“然后呢?”

“我不想一个人和它战斗。”

“你害怕了吗?”金发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算了。你回去吧。”


“好了……我和你一起去。”金发少女感觉自己玩笑开过头了,反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腕,“看在我们只能借这种糟糕的机会见面的份上。”

“好啊。”黑眸中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辉,“你不用动手,只要在我旁边看着就好了……”

“少来。”金发少女送了她一记白眼,“你当我累赘?”

“没有。阿尼为什么总把我往坏里想。”执刑者少女神情有点受伤,这副模样如果被她的队友看到恐怕会变成教会执刑者团内的大新闻。

“嗯……不是啊。我好歹也是个猎人,哪有加入猎杀却袖手旁观的道理。”阿尼耸了耸肩。

“……说起来还没有和阿尼合作讨伐过大型野兽呢。”黑发少女若有所思地垂眸。

“是啊是啊,而且我连大型野兽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莫非你见过?”

黑发少女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


“不愧是教会唯一的女执刑者米卡莎……”

“我眼睁睁地看着同伴死在了眼前。”执刑者少女忽然打断了对方。

湛蓝色的眸子骤然收缩,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令她恐惧的画面,她半晌才回过神来,小声说了句抱歉。

米卡莎摇了摇头,自嘲地轻叹:“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逃……艾伦还需要我照顾,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我从来不觉得在猎杀中逃跑是一件丢人的事。”黄昏的微光洒进她的蓝眸,倒映出些许与年龄不符的忧郁,“死才丢人。”

“……说的也是。”黑发少女的眼神稍稍释然了些。


就在这时,从远处教会镇传来了钟声……

“猎杀开始了。”执刑者少女将巨大的车轮扛在肩上,展开了一柄步枪。这一套武器是以治愈教会两名最英勇的猎人领袖命名的,洛加留斯之轮,以及路德维格步枪,唯有精英教会猎人才会被授予这一套装备。而这名执刑者团中唯一的少女才刚满十四岁。

她身旁身材娇小的金发少女则拿出了螺纹手杖用力甩开,反手握着布满细密锯齿的鞭刺,压低了礼帽帽檐。

---

当少女猎人看到那个怪物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涌起一种诡异的共鸣……就好像,她和眼前的怪物所追求的是同一种东西,而总有一天她也会变成它这样,站起身嘶吼,露出两颗沾着清晰可辨血迹的长长獠牙……

“阿尼,我来吸引它的攻击,你从背后夹攻。”执刑者少女快步奔向被一层模糊血肉覆盖着的怪物。


“那你可别攻得太凶,把它逼到墙角去了……给我留点位置。”缓过神来的金发少女扶了扶黑色礼帽,几个滑步闪到了身形硕大的怪物身后。


这样的夹攻战术对付它非常有效,几个回合下来怪物只有招架之功,每次恼怒地想去攻击在背后不断骚扰它的少女猎人,背上就会遭到一记车轮的重击。而它压根碰都碰不到那个可恶的矮个子猎人。

这场战斗至今都进展得格外顺利,顺利到两名少女都隐约感觉哪里不正常……眼前四处逃窜的野兽似乎对阿尼手中的鞭刺很畏惧,但就在她们二人觉得战斗已经进入尾声的时候,大型野兽再一次站起身来嘶吼咆哮……


“阿尼!”米卡莎连忙冲上前去想撞开阿尼,但为时已晚,金发少女的肩膀已经被野兽的利爪划破,而她自己也被大范围的攻击扫到,坚硬的皮革护手被撕裂,在她白皙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血口。紧接着,少女执刑者感觉伤口传来一阵麻痹感,鼻腔里充斥着恶臭的毒气,她连忙后退蹲在躲到石柱背后的金发少女身旁。

“你没事吧?”少女执刑者咳了咳,感觉身体稍微舒服一些了。看来如果没有过久接触这种毒,身体的异常会慢慢恢复……

但阿尼的状况明显比她糟糕很多,原本白皙的脸因为中毒变得煞白,手背上的血管呈现明显的青紫色。


仅仅几秒钟,怪物就已经冲到了她们面前,示威般双腿站立低吼,米卡莎迅速将步枪收在背后,一手提着洛加留斯之轮一手将阿尼拦腰抱起,立刻后跳躲开了怪物的利爪……


“放我下来……米卡莎。”少女猎人的声音有气无力,但语气却十分坚决。

黑发少女一边观察着怪物的动向,一边将她小心放下。

脚下轻飘飘的,阿尼此刻万分后悔,自己应该和师父师姐请教之后再出击……不然也不至于连一颗解毒药也没有带就贸然来讨伐这种剧毒的野兽。感觉体力正在不断透支,再不使用采血瓶恐怕自己会成为米卡莎的累赘……她咬了咬牙,将采血瓶扎进了大腿。


“我今天只能用这一次,不能再继续了……”看着一步一步向她们逼近的硕大野兽,她可以感觉到刚刚恢复的体力仍然在慢性毒药下逐渐透支。金发少女绝望地摇了摇头,推开了扶着她的执刑者少女,”我还能撑一会……我们尽快解决战斗。”


她话音未落,米卡莎已经拦在她面前,抡起沉重的车轮直接砸在向她们扑来的怪物的脸上。

阿尼怔怔地望着黑发执刑者的背影,她纯白的披风上早已沾满了野兽的毒液与鲜血。少女怒喝一声,展开的洛加留斯之轮变得更加巨大,周身环绕着血色怨灵的戾气,她开始飞速旋转车轮,一圈,两圈,三圈……

这是金发少女从未见过的招式,但不知为何,看着米卡莎的背影,她难过得快要哭出来了。


她从未见过米卡莎如此暴怒,平时无论遇到何等强敌都能保持沉着冷静的黑发少女此刻疯狂地进攻着怪物,但比起眼前行动越发迅捷的野兽,洛加留斯之轮的出手速度显得有些迟缓,几次都没能打中它……执刑者少女有些急躁了,她似乎想更快地结束这场冗长危险的战斗,行动越发激进。

阿尼看得出米卡莎的体力正在缓缓被什么吞噬着,感觉身体的中毒症状终于消失,她立刻甩开螺纹手杖冲到了执刑者的身旁。

“米卡莎,别再透支体力了……你这样一旦中毒很可能连采血瓶都没有时间用。你准备拉我一起死在这鬼地方吗?!”她抬起鞭子虚晃一抽吸引着野兽的注意,终于给黑发少女腾出一些时间收起洛加留斯之轮。

阿尼专注闪避着野兽每一次疯狂的攻击,她深知自己现在正在玩命,再中一爪她可能会当场毙命……但她们没有别的选择,这只野兽已经被激怒,以它当下的移动速度,她们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所幸米卡莎与她十分默契,不断寻找机会夹攻野兽,渐渐地,两名少女重新掌握了战斗的节奏。


米卡莎越战越勇,她抱起木轮狠狠将怪物的头拍在地上,车轮压在它的头顶剧烈旋转,这种残酷的处刑一时间令剧毒野兽鲜血四溅……

金发少女湛蓝的眼瞳急剧收缩着,她惊恐地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发现自己的背部已经抵在了石柱上,冷汗已经浸透了她的里衫。


汗水聚集在黑发少女的额角,顺着她颌骨那优雅清秀的弧度滑下,已经杀红眼的少女冷冷地瞥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野兽,准备再给它一击彻底了结它……

就在这时,她的披风被人拽住了,接着被狠狠往后一扯。


巨大的野兽开始疯狂地哀嚎吼叫,周身瞬间喷洒出大量的毒液,不消片刻,米卡莎就感觉周身一阵乏力……

不好,阿尼!黑瞳焦急地扫着周围,她回头,看到脸色煞白的金发少女正无力地抓着她的衣角……

清醒过来的她拖着少女快步躲到身旁的石柱后。

“笨蛋,我救了你一命,快谢谢我。”金发少女强打精神笑了笑。

“你明知它带毒,干嘛还要凑过来!”米卡莎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她抱起娇小的少女猎人跳到另一个石柱旁,堪堪躲开了怪物危险的扑咬。

“我的采血瓶给你,你再撑一下,我马上就解决了它。”执刑者少女慌乱地从随身的道具包里掏出一支盛着血液的试管,塞进了怀中少女苍白的手里。

金发少女摇了摇头……


“我宁可死,也不要变成这副模样。”说着,她抬头望着眼前正张着血盆大口滴着毒液与涎水的嗜血野兽,用尽全力跳出米卡莎的怀抱,布满锯齿的鞭子狠狠抽在了它的头上,紧接着一记漂亮的后翻躲开了野兽暴怒的还击。

黑色的瞳孔剧烈收缩着,执刑者少女几乎无法维持理智,她横在怪物和金发少女中间,毫无章法地重击着阻拦怪物对阿尼的追击。米卡莎甚至可以感觉到毒气在鼻腔里飞速聚积,它将会把她的体力完全抽空,令她窒息,令她在绝望与自责中带着遗憾迎来短暂一生的末路……

执刑者少女听到身后传来步伐踉跄的声响,泪水一瞬间夺眶而出,长啸一声一跃而起,将巨大的木轮举过头顶狠狠砸向那面目可憎的骇人野兽。


扑空了……


米卡莎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瞪大了双眼,却发觉自己连聚焦目光的力气都早已丧失殆尽,孤注一掷的莽撞攻击耗尽了她最后一丝后撤的体力。


到此为止了吗……她缓缓闭上了双眼,那些她珍视的初遇场景开始疾速闪回。

作为家人,她就连一句再见都没来得及和艾伦说。

作为战友,她还没能为师兄报仇,也没能为自己当初夺路而逃雪耻。

作为门徒,她还没有得到洛加留斯大师的完全认可。

……

作为……朋友。她还没有来得及问身后的金发少女,为什么愿意和她这种无趣的人交流呢……她们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相互了解。


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唤醒了落泪的执刑者少女,她缓缓睁开双眼,横在她与野兽中间的,是一个肩扛巨剑的黑衣女子。


“你们两个小鬼,来这种地方干什么?”绣着治愈教会花纹的飘带在夜风中轻微晃动。黑衣女子卸下肩上扛着的路德维格圣剑杵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解毒药,头也没回就精准地丢在了金发少女的身上,“你,这么点抗性就来送死?”

“啧……”金发少女白了她一眼,但还是一边吃下解毒药一边细若蚊呐地说了句谢谢。


暴躁的野兽扑向教会女猎人,她步法轻盈地跳到它的身后,一记重剑变形挥击砸翻了怪物。

“小心,不要靠它太近,它……”米卡莎提醒着女猎人,但对方完全没有和野兽拉开距离的意思,仍然顶着剧毒绕着它周身进行攻击。

作为教会高阶的执刑者,米卡莎从未见过任何一名执刑者的剑法与身法能和她匹敌……她的衣着看起来不过是最普通的教会修女而已啊。

路德维格圣剑的巨剑形态和洛加留斯之轮类似,都属于低速重型武器,但眼前这名女猎人对这柄武器的精熟程度已经堪称炉火纯青,每一次出招都没有半分犹豫和冗余动作。就连野兽迅捷的后跳闪避都会被她精确预判,利用武器变形攻击抓住破绽进行追击。

米卡莎看得出神,直到怪物被教会女猎人彻底斩杀,她仍沉浸在方才果决的实战剑术表演中。

“还是这个武器优雅。相比较而言你那个车轮好傻。”肩膀被拍了一下,黑发少女侧首看着已经恢复元气的阿尼,终于放下心来。


女子收起武器,一边吃下解毒药一边缓步走向两名少女。


“治愈教会,坦尼娅。”她友善地伸出了手。

“执刑者,米卡莎。”黑发少女握住教会猎人的手,她沉寂的眼神中难得闪耀着崇敬的光芒。

“咳……阿尼。”金发少女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和坦尼娅象征性地握了一下手。

“你是格曼的徒弟?”坦尼娅的眉目生得很是温和,但眼光却十分犀利。

“……是。”阿尼点了点头,心里纳闷她怎么猜得到。

坦尼娅显然看出了她的疑惑:“你这个年纪在没准备的情况下来打一场这种恶战还能活这么久,应该只有笃信格曼的门徒才能做到。”

“你们治愈教会的猎人还真是见多识广。”阿尼用胳膊戳了戳身旁的执刑者少女,小声揶揄着。


“你的枪。”坦尼娅微微蹙眉,看着娇小少女腰间别着的精致火器,“能借我看看吗?”

阿尼心底一惊……她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但仍然抽出别在腰间的伊芙琳放在了坦尼娅伸出的手中。

女猎人灰绿色的眼眸忽然变得有些冰冷,她看了看手中的火器,又瞥了一眼黑发执刑者少女,默然将火枪递回阿尼手中:“嗯,很精巧,只是不适合我这种粗人。”

金发少女的心跳仍然飞快,她将伊芙琳别回腰间,下意识将束枪的皮带往身后调了调。


黑衣女猎人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但不知为何决定转移话题:“你们两个小鬼,以后这种大型怪物都交给我来解决。”

“你这是看不起人嘛。”阿尼不满地抱臂反问。

坦尼娅哑然失笑,片刻,她摇了摇头敛起了笑容认真地回答她:“我必须这么做。就当卖我个人情,怎么样?”

金发少女愣了愣,低声说:“随你啦,真是个奇怪的人。”

坦尼娅点头:“那保重,我们后会有期。”


就在这时,黑发执刑者少女忽然喊住了已经转过身的女猎人……


“那个,你能教我剑术吗?”米卡莎的表情有些忸怩。

“……”坦尼娅沉默片刻,“可以,如果你能好好学学怎么和长辈说话。”

黑发少女顿时怔住了,她求助一般地望着身旁的少女猎人。阿尼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附到她耳边悄声提示……


“我,米卡莎·阿克曼,请您教我剑术。”执刑者少女僵硬的语气顿时让身旁的“语文老师”失望扶额,却也让她未来的师父一时忍俊不禁。


此刻她们每个人都有末世来临的预感,幸与不幸,这个世界仍有值得她们留恋的人与事物。

即便真的迎来物是人非的那一天,也许仍应该庆幸曾经的拥有。

哪怕谁也救赎不了谁。


【END?TBC?】

Uh F**k

阿尼怕是凉了。妈的艾伦居然牙口好到能吃水晶了,估计是因为当年从地上捡来写着布朗的瓶子。上一话他格斗术的姿势已经很阿尼了,这一话他这分析力和冷静程度就让我想起阿明当初猜到莱纳躲在墙壁里,他怕不是把阿明也吃了吧,细思极恐。
艾伦的计划就是吃了锤子巨人,他认为自己计划通就能吃掉,说明他以前吃过水晶,以前唯一的水晶也就只有阿尼了。而且他这果断,抓起来锤子巨人就往嘴里塞,肯定是吃过。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摆手),吃了就吃了吧我能说什么呢,别把吃阿尼的过程给我画成回忆杀喂屎就行了。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谏山还能想起自己把“阿尼一定还活着”这句话加粗这件事,然后让艾伦当初吃水晶的时候咬得没那么使劲,没把阿尼给咬死。
阿明没出场也可以猜他留守墙内,阿尼说不定也没在艾伦的肚子里。总之看现在的剧情利威尔打算装完逼就跑,也许回墙内会给我们回放一下艾伦噎嗝儿表演生吞水晶。所以谏山是打算让艾伦吃了所有巨人然后和什么大地恶魔解除契约吗,哎哟我的妈,没阿尼我真看不下去了。
就“阿尼到底死了没”这个问题,吊了我四年,怕是我还得追到最后他给我喂屎的那一天。
但是最后我还是想再嚎叫一遍,就算是真吃了也拜托别画出来!!!我受不了!

阿尼她爸出场的瞬间我???????这……真是隐士啊放在人堆里打死我都看不出他和阿尼有什么关系!可是仔细瞧了瞧,眼睛确实挺像。其实我想象中阿尼的父亲是个特别虎的彪形大汉hhhhhh看不出眼前这拄拐大爷身怀绝技。图二日文原文字体加粗了尼爸说的三句话,她还没有死,阿尼还活着,她和我说过她会回家的。我就不yy了,下一话第一百集,看看谏山会不会搞个大事情。最后,谏山用马莱篇里的种种细节来融合濑古先生写的阿尼外传,阿尼父亲拄拐对应了阿尼外传中,阿尼忽然发狂将父亲的腿踢断的剧情。谏山把官方同人融合本篇丰富人物,作为尼厨真是很幸福了。现在就等十二月的阿尼外传TV化!

不求赞美,但求闭嘴

现在阿尼黑变高端了嘛,“没有黑她我就是讨厌粉丝给她洗白,我骂她女屠夫并不是黑她”。
这都不是黑,怕是语体教。

尼粉:阿尼不想杀人,事与愿违。
尼黑:洗白!

尼粉:阿尼本性是善良的,她因为被突然巨人化的艾伦推倒不慎压死平民,立刻决定逃跑,因为她不想伤及无辜平民。
尼黑:洗白!

尼粉:阿尼本性不喜欢杀戮,不得不杀的时候还是没有对任何认识的人下手。
尼黑:洗白!

尼粉:我觉得,阿尼挺好看的……
尼黑:洗白!顺便你个死肥宅!

所有陈述客观事实的都是在为阿尼洗白。尼粉一再解释没洗不用洗不屑洗,尼黑每天就是杀人魔、旧利威尔班、洗白这程咬金的三板斧来回捯饬。

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角色歌评论区刷角色负评的人全部都是ky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