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不求赞美,但求闭嘴

现在阿尼黑变高端了嘛,“没有黑她我就是讨厌粉丝给她洗白,我骂她女屠夫并不是黑她”。
这都不是黑,怕是语体教。

尼粉:阿尼不想杀人,事与愿违。
尼黑:洗白!

尼粉:阿尼本性是善良的,她因为被突然巨人化的艾伦推倒不慎压死平民,立刻决定逃跑,因为她不想伤及无辜平民。
尼黑:洗白!

尼粉:阿尼本性不喜欢杀戮,不得不杀的时候还是没有对任何认识的人下手。
尼黑:洗白!

尼粉:我觉得,阿尼挺好看的……
尼黑:洗白!顺便你个死肥宅!

所有陈述客观事实的都是在为阿尼洗白。尼粉一再解释没洗不用洗不屑洗,尼黑每天就是杀人魔、旧利威尔班、洗白这程咬金的三板斧来回捯饬。

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角色歌评论区刷角色负评的人全部都是ky仔。

97话回忆杀外站快报,小矮子阿尼高踢没够着人家下巴还让人把裙底看了个光,开局阿克曼骑脸怎么输,然而阿尼还是仗着霍比特人缩骨大法逃进下水道了2333以后真不好意思说阿尼小短腿了,按比例算人家腿真挺长的只是矮而已……

在北美买到了女儿(っ´▽`)っ幸福感爆棚

莱纳视角的回忆杀太心酸了……虽然莱纳曾经是个懦弱的傻孩子,从小被欺负到大,男孩子欺负他女孩子也欺负他(没错他又被阿尼揍了个鼻青脸肿,同乡组当初因为马塞洛被尤弥尔吃了内讧了),可他真的是全巨人里最男人的男人。巨人画到这里,同乡组的羁绊一切有因有果,阿尼曾经这样过分地冲莱纳发泄过情绪,同样是莱纳精分的诱因,而后来精分的莱纳也逼迫阿尼拔掉了马可的立体机动。莱纳曾经是抱有拯救人类梦想的男孩,可走到现在,曾经的挚友要么被生吃了,要么生死未卜。他们三人,每个人的肩头都背负着深重的罪孽,阿尼引来大量巨人,贝尔托特和莱纳破墙,一手促成了希干席娜区惨案,他们为了活着回家,做着一切不情愿做的事。没有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阿尼突然爆发的暴力倾向,莱纳精神分裂,贝尔托特不知所措,这一页的分镜看得我精神恍惚。
我想起莱纳当初和吉克产生分歧,吉克说要先夺回始祖巨人,莱纳却要去救阿尼。因为那时在他眼里,他和阿尼、贝尔托特三人的羁绊比什么都重要。他再一次,被猿巨人打得浑身是血,所以他不得不再一次,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他是一个无论被打倒多少次都会重新站起来背负自己命运的真汉子。
是啊,有人说,看啊,这就是那三个歇斯底里的杀人魔。可是,他们没有懦弱地回到故乡,让这种悲剧的宿命即刻传递到其他孩子的身上,已经是他们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了。战死沙场简单,背负着罪孽与责任活着才是作为战士最难的事。

PS:作为尼厨这一话我又一本满足了,阿尼这个角色越来越丰满,我认为剧情进展到现在,阿尼又说了一句真相,“什么马莱人什么艾尔迪亚人统统都该死”。并且她在提起马加特名讳的时候没有加敬称没有说军衔,要么是她气疯了要么是她和这个马莱军官关系不一般。后来三人在苦恼怎么混进墙壁中心的时候,阿尼还说要么混进贵族家当佣人,自己想办法勾引个男人嫁了,贝尔托特急忙说不行不行!然后阿尼说也对,一本正经分析了一下血统问题,再说自己对男人来说也没什么吸引力,贝尔托特又急忙说不是的不是的!真的是又好笑又心酸……对比现在,死者死不瞑目,生者命不久矣,真是令人唏嘘。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4&15 (完结篇)

【14】

从第一天立体机动课开始,阿尼就开始观察每个令人瞩目的训练兵。


平衡感是当年在战士营就做过的训练,她瞟了一眼莱纳和贝尔托特,他们都在装作很笨拙地从架子上摔下来,于是她也照做。

怎样在这一群新兵蛋子里显得辛苦却自然地跻身前十,然后顺利进入宪兵团潜入最中心的王都寻找坐标的踪迹,是他们三个在这三年主攻的目标。


她在心里已经默默记下了一些名字,这些训练兵都是她认为需要特别回避的。

艾伦·耶格尔,热血青年经常到处找事,惹上他一定会很麻烦……

阿明·阿诺德,观察力细致入微,最好是远离这种人。

三笠·阿克曼,本身就是个战斗天才,但似乎只要避开艾伦就可以避开她了。

萨沙·布劳斯,出身猎人世家,拥有骄人的直觉,不过可以用食物转移她的注意力。

让·基尔希斯坦,这人虚荣心极强且总是和艾伦打架,还总是盯着三笠看,为了避免麻烦还是远离他比较好。

康尼·斯普林格,总是做出些吸引教官的蠢事,麻烦精。

赫里斯塔·兰斯,这个人太热心,乐于助人,加上男兵似乎都很喜欢她,和她走近不免会给其他人留下印象。


而他们最在意的人,其实是一个名叫“尤弥尔”的士兵。

这个与祖先名字相同的名……究竟是巧合,还是她就是他们要找的目标?


阿尼一边在空中荡着,一边思索着……


=============================================


训练兵团的评分机制和战士营很不一样,但也并不难理解。

立体机动装置理论课,立体机动装置实践课,这两门课程是权重最高的课。只要这两门课程拿高分,其余课程马马虎虎混过关就够了。

当看到“对人格斗术”那门课程的时候,阿尼的眼眸不自觉颤动了一下。


那些她珍视的回忆,她不愿想起的事,都经由这几个字涌进了她的脑海。


可她也没想到,就是这一门课,给她惹来了那么多不预期的麻烦,就连本不该注目她的人,也开始对她产生了兴趣……


===========================================


“阿尼,对人格斗术是你的强项啊,你为什么不好好拿个高分?”莱纳坐在岸边,捡起一块石头丢向水面:“我可是还记得战士选拔被你一脚踹翻的事呢。”

“这次不一样。分数占比那么低,没必要为了那点分值暴露自己。”阿尼盯着湖面,那块石头在水面上跳动了几次最后沉进了湖底。

“你是我们几个里,最不像战士的一个。”莱纳站起身,低头看着湖面里自己的倒影。

阿尼没有置评,转身回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回答莱纳的问题,下午对人格斗术课上,他不知道哪根神经抽到了,居然把麻烦扔到了她跟前……

“艾伦,你来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一名合格的战士。”彪形大汉怂恿着身旁有些不明所以的金瞳少年。

阿尼内心想翻给莱纳一百个白眼,这家伙本来就不擅长格斗术,搞不好是被艾伦抡翻了。

“如果不想让个子变得更矮,那就回想起刚来之时的精神面貌,认认真真地干吧!”莱纳接着挑衅她。

阿尼此刻真的动气了。且不说他含沙射影说她对任务不上心,光提身高这一件事,就够她把莱纳踹个反身翻腾三周半。但她想快些解决眼前这些麻烦,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翻了艾伦。


她看也没看蹲在地上抱着脚踝喊疼的艾伦,瞥了莱纳一眼:“我可以走了吗?”

不过莱纳还挺着腰板嘴硬:“不行!要练到把短刀夺过来为止!”

金发少女叹了一口气,果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她完全不顾面前刚爬起来的少年一直喊等一下,一手握住了他捉刀的手腕,一手撑在他的颌骨位置紧紧箍住了艾伦的胳膊,轻而易举地踢翻了比她高出一截的棕发少年。

真是受够了……她把抢来的木刀丢给莱纳,站在肌肉嶙峋的大汉跟前捋了捋凌乱的刘海:“轮到你了。”

看着莱纳露出惊恐的神情,她忽然有些想笑。这个熟悉的表情,让她想起了那些他们一同在战士营训练的日子。

她丢给莱纳一个“我不会放水”的眼神,又一次完美地放倒了他。


就在她以为闹剧该谢幕的时候,那个她避之不及的艾伦开口了……


“好棒的格斗术!你是跟谁学的?”


“……跟爸爸。”


她停下了脚步,侧目对上了艾伦崇拜的目光。


【15】


不知为什么,在对上艾伦那双眼睛的时候,阿尼缄口不言的想法在渐渐变淡……

“做这种事,完全没有意义。”她低头看着那个小鬼说。

她看得出,艾伦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对人格斗术这种玩意加不了多少分。”她的眼神带着艾伦扫视着四周:“像我这种想进内地的人,都是这样马虎对付过去的,拿这个当严酷训练的休息。除此之外就是你们这种老实人和单纯的笨蛋。”


就在艾伦低头沉思的时候,基斯教官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径直走向了旁边还在打闹的康尼和萨沙……

金发少女立刻反手握住木刀,刺向艾伦……

“总之……不是得分高的立体机动术就没有做的意义。”凛冽的目光直视着艾伦:“因为我的目标不是当个优秀的士兵,而是得到内地的特权。”

“不知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越强对抗巨人力量的人,越能远离巨人。”见艾伦格挡住了她的攻击,她压低了声音,眼神阴沉:“你说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荒唐?”

金瞳少年一惊,一边握住阿尼的手腕向前掣,一边问:“为什么呢!”

不想眼前身材小巧的少女比他想象得更敏捷,顺着他的攻势向前施力,然后重心忽然下移用力扫在他脆弱的足踝上,木刀迫近躺倒在地的艾伦的喉部……


“难道这就是人的本质?”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聚集在手腕的力量渐渐涣散了,目光也变得不再冷冽:“我爸爸也跟你们一样…一味沉湎于某个远离现实的理想。即便年幼的我打心底觉得无聊…我也没有办法违拗硬要我学这个没意义本领的爸爸。”

她彻底松开了艾伦,把木刀抛起然后接回手中,站起身看着若有所思的少年:“我再也不要当在这个世界里拿士兵游戏取乐,愚不可及的笨蛋了。”

说完,金发少女便转身离开了……莱纳望着她的背影说了句“你真不适合当战士啊”,也撑起身子站了起来,空留坐在地上消化阿尼和莱纳那些晦涩难懂的道理的棕发少年。


==============================


晚餐时间,米娜很自然地坐在了阿尼对面。阿尼侧目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捧起杯子喝了一口。

“今天也很累呢……”米娜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方糖,放在阿尼面前盛面包的小篮里:“我轮值,从厨房偷偷拿了两块。”

阿尼看着身旁善意微笑的少女,轻声道谢之后把方糖塞进口中。

既能补充能量,又是她喜欢的甜味。

“阿尼吃糖的时候好可爱。”米娜掩口笑着:“下次我还要给你带。”

金发少女忽然有点害羞,摆了摆手捧起杯子灌水想让糖快点融化好跟米娜解释,就在这时,旁边桌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用膝盖想都知道是艾伦和让又吵起来了。


“那你说!!!要怎样才能赢得了巨人啊!有才能的家伙一味在里面闭门不出……”艾伦激动地和让理论,让本想继续和他争执,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在一旁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发疯了一样拽住了艾伦的领子破口大骂。


阿尼侧首撑颐望向两人吵闹的方向。要不是现在起身回寝室会引人注目,她恨不得立刻飞回去睡觉。

令所有人意外的事发生了,艾伦制住了让扯着他领子的手,另一手撑住了他的下颌,狠狠踹在了让的脚踝上……这招数,正是今天上午阿尼对付艾伦的技巧。


“放弃思考,任由感情控制生活,这就是现实?一派胡言!你这样……”艾伦睥睨着跪坐在地上的让,厉声质问道:“还算是兵士吗!”


阿尼怔了一下,余光瞟到门口半开的门,默默转回头去。

“不赖嘛,那小子!”米娜夸着。


就在让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想要负隅顽抗的时候,基斯教官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了门口……

“方才我听见了很大一声声响…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艾伦和让连抖都来不及发,连滚带爬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教官用杀人一般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就在大家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群体体罚时,三笠突然举起手来……


“报告,是萨莎放屁的声音。”


所有人都愣住了,三秒的鸦雀无声之后不少人都在低头窃笑……


阿尼悄悄叹了口气……幸亏没坐那个女人旁边,不然铁定会当着教官的面打一架。


这件事也就在萨莎吃掉三笠强行塞进嘴里的面包和放了一个莫须有的屁之后结束了。

可艾伦似乎完全没有放过阿尼的意思……


“让 那家伙像是在马虎对付吗?”对人格斗术训练课上,艾伦看着那个长脸冤家问身旁的娇小少女。

“……不像,不过……”少女一眼看穿,耸了耸肩:“他才不是想要当上优秀的士兵,他是为了吓你一跳。”

艾伦点了点头:“也对…不过,他在认真想要学那些技巧啊。”


『很好阿尼!不愧是我的女儿!!!』


金发少女又想起了那一天,父亲把海绵绑在腿上,让她练习踢击。也是那一天,她以无可挽回的错误,换得了练习格斗术的意义。


离开笼子……


人生如朝露,去日苦多。

她从那堵隔离艾尔迪亚人的高墙,远行到这堵隔离艾尔迪亚人的高墙。

无论怎么飞,她都在笼子里徘徊,从一条所谓“出路”走到一个死胡同。

看到光,却不是希望。

看到海,却不是自由。

可她仅剩的十三年,却已经过去了接近一半。

……


“对了!我的踢技怎么样?”身旁的大男孩忽然问她,抬了抬他精壮的小腿炫耀道:“虽然我是现学现卖,不过好像成功了!”

“哈……”从回忆中转醒的阿尼浅浅白了他一眼:“完全不行,糟糕透了。”

艾伦好像很失望地追问她:“什么嘛…你说哪里不好了?”


“……”


可是如果不是父亲那不切实际的愿景,她大概还在故乡,和有过几面之缘的男人结婚生子,教育孩子怎样效忠统治她们的异族,然后等待着命运的车轮从她弱小如蝼蚁般的身躯上碾过。

如果不是父亲的梦想,她不会认识贝尔托特,莱纳,皮克,吉克。

不会遇上艾伦,米娜。

不会看到光,不会走出那堵高墙,不会看到浩瀚的星空与大海。

……


“既然你这么喜欢这招的话。”她笑了,“我也可以教教你哦?”

那昙花一现的笑容,令身旁的男孩心猛地一跳……


“不要啦!脚被踢得好痛!”艾伦忙不迭地拒绝,还没做好准备就又被完美地放倒了……

”客气什么?“她弯下腰,轻轻挽了一下头发,向倒在地上的艾伦伸出了手……


【END】


一些废话:我终于还是停在了这里。因为写到这里,我瞬间就感觉应该完结在这里了。大概这就是激情完结?最后还是没有写到笠尼开始交集,因为我希望能止于阿尼的微笑,而不是她的泪水。

然后讲讲为什么花了大段笔墨复刻阿尼教艾伦格斗术那段,因为个人觉得那段展现了阿尼的早慧和成熟的三观。

感谢每个鼓励我写完这篇文的朋友,希望这篇文没有辜负你我的时间。


最后我还是要强调一下这篇文没有CP向,是阿尼中心友情亲情向的文。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3

『你们的任务就是,潜入帕拉迪岛,带回那个岛上所有的巨人之力,包括坐标。』


“那个……你快醒醒!”黑发双马尾的训练兵戳着还在熟睡的金发少女的肩膀。

“……啊……”少女揉了揉眼睛,撑起了身子。

“今天可是第一天训练兵报到,迟到了就完蛋了!”双马尾女孩虽然表情很急,却一直在等她起来。

“这么急就别等我了啊。”她半睁开迷蒙的眼睛,语气带着疏离。她的虹膜是冰蓝色的,眼神有些冷冽。

“总感觉那样不太好……”女孩有些犹豫地揪着衣角,像犯了什么错一样。

“……”金发少女飞快地套上了外套和长靴,跳下了床:“走了。”

“啊!好!那个……我叫米娜!米娜·卡罗莱娜!”女孩像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跟上了她。

“……阿尼·雷恩哈特。”她连头也没有回,径直跟上了去报到的队伍。


『这并不难!他们都是恶魔的后裔,他们是我们大陆艾尔迪亚人的仇人,我们战士就该杀光他们!』

『莱纳说得对,是他们抛弃了我们,我们不该对恶魔的后裔产生同情心……阿尼,你说对吗?』

『啊……是啊。』


“阿尼!”米娜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将她从回忆中惊醒。

“……怎么?”

“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做噩梦了?”米娜有些担心地看着精神恍惚的阿尼。

“……是啊。”阿尼微微蹙眉,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训练兵们都已经在列队了。

“那等下教官点名你要注意哦,听说他超——级——凶。”米娜的表情很夸张。

“嗯。”阿尼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贝尔托特!不要哭了!我们是战士啊!』

『莱纳……我们……我们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

『贝尔……我们这是为了祖国马莱,斩杀恶魔的后裔是我们的职责!这代价是他们应该偿付的!』

……

『阿尼……我一闭上眼就能听到他们的哭喊……』

『……我也是。』


“阿尼·雷恩哈特!”把她从噩梦中唤醒的是一声烈雷般响亮的点名。

“……到。”她打起精神应答。

“你聋了吗!我叫了你两声!”

“……”阿尼顿时理解了米娜方才那句超级凶是什么意思了……就在她在思考怎么应对教官的怒火时,身旁的双马尾女孩怯生生地举起手来。

“报……报告教官。”

“说!”光头教官狠狠瞪着她俩。

“她昨天发高烧……今天还没恢复……”米娜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低下头。

“……罢了。康尼·斯普林格!康尼·斯普林格!你小子也聋了吗!”教官冲到另一个应答晚了的光头男孩跟前,照着他的脑门就是一巴掌,响到后面三排男兵齐刷刷打了一哆嗦。


“为什么多管闲事。”阿尼垂眸看着地面问身旁的女孩。

“……因为觉得阿尼肯定不会解释的,然后教官接下来会罚你去跑圈的……”米娜似乎对阿尼冷淡的态度有些灰心。

阿尼沉默了片刻,小声说:“……谢谢。”

“不用谢!”黑发女孩听到之后两眼放着兴奋的光,似乎阿尼并不像表现的那样难以接近。


……这该死的任务。

阿尼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TBC】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2

不知是马莱军方安排,还是吉克自愿,这次由他护送阿尼去帕拉迪岛与莱纳他们会合。

“不知道那两个小崽子是不是还在哭。”吉克一边说,一边把一块面包塞到阿尼的手里。

“谢谢。”阿尼礼貌地道谢。

“皮克也继承了巨人之力。”吉克试着和最不爱说话的孩子找话题。

“那真是太好了……”她是真心的,可忽然间她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是一名白衣女子。打从心底的恐惧让她对刚才那句话产生了莫名的迟疑。

“你的戒指还蛮精致的。”吉克看着女孩修长白皙的手指说。

“爸爸给我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右手收了回来,用左手遮住。

吉克点了点头:“他对你真好。”

阿尼对这个战士长多少有些惧怕,传闻他告发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也因此获得了马莱军方的绝对信任。单看他清秀的面庞,温和的微笑,根本想象不出他会做出这样绝情的事。


就在阿尼不知道怎样接话的时候,吉克主动谈及了自己的父亲:“我的爸爸除了给我灌输那些没用的谬论之外,对我压根漠不关心。”

“皮克也觉得她爸爸不爱她,因为他从来没有说过他爱她。”阿尼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被打磨得光亮的戒指:“可我觉得,光靠听是不够的,父亲的爱在眼睛里。”

她话音未落,格里沙满怀愧疚的回眸在吉克脑海中闪回……悲壮中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恨意。


只有愧疚。


吉克失神片刻,勉强笑了笑:“说的也是。我们男人都不太喜欢把那么忸怩的话挂在嘴边。”

天色渐晚,海上的风浪变大,她们的船开始小幅度地左右摇摆。

阿尼扶着床边的支架,望向船舱外。

“天晚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如果不出意外,我们明天就能到达帕拉迪岛了。”吉克站起身循着女孩的目光望去,晃动的下弦月有种诡异的美感。

“晚安。”女孩转过身向他道别。

“晚安。”他伸手去拉灯绳。

“等一下!”阿尼一个箭步跳到他身边,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惊恐的冷汗从女孩的额角渗出,她的瞳孔还保持着收缩。

“……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了吗?”吉克松开了灯绳,扶着阿尼的肩膀和她坐在了床边,他感觉到女孩在轻微颤抖。

“……”她咬着下唇,抓紧了衣服下摆边缘:“我……我怕黑。”

吉克笑了一下,撑起身揉了揉阿尼的头:“知道啦,给你留盏灯。”

说完,他离开了阿尼的房间,贴心地把门带上。


阿尼脱力般倒在床上,解开了发髻。

白炽灯刺眼的光令她稍稍安心了些。


她的记忆有一日的断层,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说不清来路的只言片语。

另外就是……黑暗中幽幽的光是最令她恐惧的东西。


==================================================


“阿尼妹子,起床了。”吉克在门口敲了敲门。

女孩撑起了身子,阳光透过船舱的小窗照了进来。她揉揉眼睛应了一声,从背包里拿出梳子理了理头发。

直到扎好头发,她才走出房间去盥洗室洗漱。

她不敢照着镜子梳发髻,因为害怕抬起头看不到临行前父亲给她扎发髻的身影。


船靠岸了,女孩背着背包下了船。

她抬头望着港口光秃秃的高墙,听说这里是不见血的断头台。

就在她的余光瞟到墙尽头的小帐篷时,帐篷里走出了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孩子……


“阿尼!是阿尼!阿尼来了!莱纳快出来!”贝尔托特招呼帐篷里的男孩,转身用双手比成扩音器的形状喊着女孩的名字:“阿——尼——”

金发女孩也向他挥了挥手。


“看来两个小伙子状态还不错。”吉克双臂交叠在胸前,满意地点头:“阿尼,你先上去。稍后我给你们讲一下任务内容。”

“嗯。”阿尼应了一声,背着包奔向高墙阶梯。


和伙伴重逢的瞬间令女孩暂时忘记了那些烦恼,哪怕明天就是噩梦的伊始。


【TBC】

 

一些废话:

我终于,还是下了这个决心,写一些她们在墙内的生活。

总觉得不去写就像铺垫了许久最后坑掉差不多。

预感我会控几不住我记几去写笠尼……如果真要写,我就写到番外去。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1

『用十三年成为英雄』

『艾尔迪亚人都是恶魔』

『用生命效忠马莱』

『我一定要回去,回到故乡』


女孩从床上惊醒,冷汗浸湿了整个后背。

“阿尼……”一双大手紧紧握住了她搭在床沿上冰凉的手。

“爸爸!”女孩惊讶地看着守在床边的父亲,眨着眼确认这并不是梦。

与父亲重逢的欣喜冲淡了噩梦带来的恐惧,女孩跳下床扑进了父亲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阿尼,我的女儿啊……”父亲抚摸着女儿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心疼不已。


父亲告诉她,昨天是吉克送她回来的,今天傍晚会接她去接替马塞洛完成战士的任务。

她和父亲坐在餐桌上,这安静的晚餐,让阿尼以为这只会是一个普通的送别,直到父亲握着铁勺的手开始颤抖,然后伏案痛哭……

阿尼慌了,她从未见过父亲情绪如此激动。女孩扔下手中的碗,蹲在父亲身旁问他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那里!”他握紧了拳,想要狠狠砸在桌上,最后却疲惫地松开了手。

阿尼不知道父亲口中的“那里”指的是什么,隐约觉得是任务目的地“帕拉迪岛”,可她们被严令禁止谈及任务相关的事,哪怕和家人……女孩只好缄口不言,轻轻覆上父亲的大手。

雷恩哈特深呼吸着,可他的情绪却没能得到半点平复,他咬紧了牙,却没能遏制住咒骂:“畜生……这群畜生!”

阿尼垂下眼眸……她知道,她的父亲和大部分战士候补生的亲人不同。他从未和阿尼提到过帕拉迪岛,以至于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地方,是在马莱开设的历史课上。

那时,每个孩子的眼中都燃烧着令她不解的愤怒。


“阿尼……那里住着的……和我们一样,都是艾尔迪亚的族民。”父亲粗糙的大手紧紧裹住了阿尼的小手。直到他断断续续地说出下一句话,阿尼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这么激愤……


“那里是你母亲回不去的家啊!”


阿尼瞪大了双眼……她回想起了课上的内容,回想起了同伴们的争执。他们说,帕拉迪岛上的人,全部都是恶魔的后裔。

是啊,她不明白,明明大家都是艾尔迪亚人,为什么大陆的人们要憎恨岛上的人们呢。可她不能问,她清楚知道问出这句话的后果。

“阿尼……对不起,对不起!我为什么会想不到,那个岛也会是战场……”他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腿疾却让他跪在了地上,想起自己的女儿今后要经历的那些同族相残,他悔恨不迭。


阿尼坐在父亲的身旁,轻轻拍着他宽厚的背……她的眼神是空洞的。

她发现父亲老了很多,腿疾几年不愈,曾经挺拔的身躯也佝偻了。那双明亮的鹰眸,也浑浊了许多。


她即将远行……

而父亲只会越来越老。


=============================


吉克接走阿尼的时候,她的父亲正跪在庭院里痛哭。

暮光洒在女孩奶金色的发丝上,少年发现她的发髻是新扎的。


阿尼还是没有说话,她甚至,一滴眼泪也没有落下。

“你还和我挺像的。”吉克把双手插进裤带,低声说。


金发女孩没有答话。她没有听到吉克刚才说了什么,因为此刻,在她耳边轰鸣着的,是父亲痛彻心扉的道别。


『阿尼……一直以来,是我错了……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我有一件事,只有一件事……即使整个世界都憎恨你,即使整个世界都与你为敌,爸爸也会站在你这边……』

『所以,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可是……我只有十三年啊。”女孩看着戴在食指上的光亮戒指,喃喃自语。

吉克偏过头,她金色的长睫挡住了眼眸,他没有看到,那一汪湛蓝泛起的涟漪。


【TBC】

 

一些废话:这篇文真的,写得超累超累超累……没有比跟着阿尼走她这十六年更累的事情了。天知道我每天写得热泪盈眶,我妈一脸慈爱用眼神向我传达着"妈的智障"的中心思想。

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想好好写完她的十六年啊。

独角兽牌皮衣广告(大雾)
最后一张是化掉的阿尼(???)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0

这是阿尼第一次来到马莱的都城,都城到处都在放"英雄马莱"的赞歌,而她们是歌词里的"恶魔"。
戴着袖标的她和吉克被都城居民们用看怪物的眼神打量着,无一例外都是从惊讶到厌恶。
吉克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盈满恶意的目光,目不斜视地向前走。阿尼也学着他不去与恶意接触,渐渐适应了新环境。
 
阿尼本以为这种继承仪式会很正式,却没想到吉克带她来到一个周围荒无人烟,从外面看像是地牢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吉克拉开了厚重的铁门,他面色凝重,似乎心事重重。
阿尼并没有多问,只是跟着他走了下去。
 
地牢的通道很狭窄,在通道的尽头似乎有若隐若现的阳光。
女孩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变沉,好像每跳动一下,声响都会在长廊中回荡。
终于,她站在了那道光之下。
 
女孩抬起头,阳光从地牢天井照了下来,照亮了她周围的一片漆黑。
一名身穿素白衣袍的女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
"你就是要继承这份力量的孩子啊……"她的声音非常温和,脸上挂着无憾的微笑:"眼神真温和。"
吉克蹲在地上整理着背包里的东西。
"吉克,你觉得她合适吗?"女子转身问他。
"……她的格斗天赋就像是为这份力量而生的。"吉克低着头,试图转移话题。
 
"某种程度上讲,她和我很像。"吉克补充了一句。
"她和你不一样……"女子摇了摇头,否定他的回答。
"这种事情,我们无力干预。"吉克打断了她,像是在逃避接下来的对话。
 
阿尼在一旁听着他们隐晦的对话,似懂非懂。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转身望着她。
"……阿尼。"
"阿尼啊……"女子低着头沉吟着,片刻抬起头与她认真地对视着:"今后我们要好好相处呢。"
阿尼没有听明白,"好好相处"究竟是什么意思,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莫可名状的悲怆霎时间席卷了阿尼的情绪,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要流泪的冲动。
她害怕失态,忙不迭地去掩自己的眼睛,感觉一只温暖的手覆上了她的金发,轻抚着安慰她。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拭了拭眼尾溢出的泪滴哽咽着问。
 
女子浅笑,她的声音轻得仿佛要散在风中:"我啊……我的名字不足挂齿……因为我只是一个无力改变现状,随波逐流的普通人啊。"
吉克始终没有搭话,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副带着长长铁链的手铐,戴在了女子纤细的手腕上,并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洁白的手绢,示意女子张开嘴。他横绑的动作温柔了些,眼镜后的目光带着不忍。
就在阿尼还想追问的时候,吉克拍了拍金发女孩的肩膀:"阿尼,跟我上去吧。"
 
女子双臂被铁链吊起,跪在那道光之下,目送着阿尼走上高台。
他们停在高台边缘,正对着台下被阳光聚焦的女子。吉克从包里拿出了一支针剂,命令阿尼背过身去。
"吉克大哥?"阿尼紧张地盯着吉克手中的注射器,来源未知的恐惧占领了她的情绪高点。
"阿尼,转过去。"吉克再度命令道。
金发女孩颤抖着转过身,高台下的女子始终追着她因惊惧而不停转移的目光,轻轻点着头,用眼神安慰着她。
 
那双深幽的眼眸令她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些,就在此刻,后颈传来一阵刺痛,下一刻她的肩膀被推了一下,还来不及感受到急速下坠,她就在半空中失去了意识……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只是一个无力改变现状,随波逐流的普通人啊。"

 
【TBC】

===========================

一些废话:之前一直以为阿尼吃了个哲学家,才会把人性看得这么透彻并开导艾伦和马洛把目光着眼在体制问题上。
最新一话出来,别的孩子在吵架打架,她居然趴在地上看蚂蚁……她爸到底教了她些啥,简直是熊孩子里的一股清流。
小阿尼果然还是和莱贝关系更好,默默陪着贝特拉起被辏翻的莱纳一起走。莱纳好受啊在回忆里被推倒了两次!(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