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7

夜晚,营房外的角落传来女孩咯咯的笑声。


“想不到你个子这么小,打架这么厉害!四岁唉,我跑都跑不稳呢,你居然能揍翻男孩子。”皮克一边笑一边向阿尼投来钦佩的目光。

“可是,我长这么大,只会打架……父亲只知道让我练格斗术,就连教我写的字都和战术有关。”阿尼叹了口气。

“我觉得你很幸福。”皮克索性坐在营房墙根:“他一定很爱你,才会这么认真地把他最喜欢的技能传授给你。”

“是吗?”阿尼轻声问着。

皮克点点头:“是啊……我爸是管制区里的木匠,他从来不让我碰木工。我还不太懂事的时候,就被送到马莱修给艾尔迪亚孩子们的营地里去读书,训练。”

“那你一定很厉害,那么小就通过了战士考核……”阿尼看得出皮克眼神中的落寞,尝试安慰她。

“不是……有个马莱官员在我爸那里订制了一整套很难做的家具,说如果能免费给他做出来,就把我送进战士营。”皮克自嘲地勾起嘴角:“他只是为了自己能过上像马莱人那样的生活罢了,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阿尼沉默了,她也曾这样想过自己的父亲,甚至因此怨恨过他。改变这种想法的,是父亲曾经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她思索了一会,开口说:“也许他希望你能……”阿尼犹豫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对皮克说这么多,在这尔虞我诈的环境里,为了保全自己,她真的不应该继续说下去……可皮克快要哭了,她们的生命因为抑制感情而苍白,感情迸发出的,多半都是悲鸣与泪水。


“他希望你能离开笼子吧。”


皮克听到了,她瞪大了盈着泪的乌黑眼眸与阿尼湛蓝的眸子对视着……


然后她捂住了阿尼的嘴,把她拖进了营房背后比人还高的草丛里。

“你不想活啦!隔墙有耳唉!”她捶了阿尼的肩膀一下,阿尼没蹲稳,坐在地上,背后的草也跟着晃了一下。

阿尼没说话,她想说看你快哭了,可又觉得和自己说的话很难产生直接的逻辑联系,干脆放弃解释。

“……谢谢你。”皮克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另一只手握住了阿尼的手:“我感觉好受多了。”


那时的感受,大概可以用“欣慰”这个词来形容。每次体会到新的感情,阿尼都会很珍惜,就像是在收集图鉴,或者是担心以后再也不会感受到……

可也许是由于她的内心着实太过细腻敏感,以后才会羡慕那些麻木的人吧。


后来皮克带她认识了很多同样是战士候补生的孩子们,他们几个人里,皮克的年龄最小,马塞洛的年龄最长,他还有个弟弟叫波克。

最讨嫌的是莱纳,最安静的是贝特霍尔德。即便安静如阿尼,在被摸头的时候也会痛扁莱纳,可贝特霍尔德一直逆来顺受。


阿尼很高兴,她终于有了一些可以安心相处的朋友们。

可是不久,莱纳,贝特霍尔德,马塞洛三人就被送往战场了。很多同为候补生的孩子们都向他们投去羡慕的目光,可阿尼却高兴不起来。

按历史课上所说,继承了巨人之力就成为真正的战士了,是罪恶的艾尔迪亚人能够得到的无上荣耀。可身旁的波克看着哥哥远去的背影时,除了羡慕,更多的是不舍。


“别担心,总有一天你也可以和哥哥一样,去看大海!”

这是马塞洛在临别前安慰波克的话,可谁也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这名十二岁少年的遗言。


那天,一名戴眼镜的青年走进了营地,向所有战士候补生宣布了马塞洛的死讯。

“很遗憾,我们失去了一名战士。接下来,我们需要从你们中再选出一名战士作为替补。”说着,他用很别扭的姿势推了推眼镜:“下一个战士,只能是女性。”

营地一片哗然,而呼声最高的两个女孩却都沉默不语。


不远的未来是人间地狱,她们彼此都心照不宣。


【TBC】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