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6

一段时间的特训生活,阿尼稍微了解了一些战士营的生存法则。
这里的特训,最多的内容其实是所谓的"历史课"。而这个历史课公然将"艾尔迪亚人无一例外是恶魔的后裔"这句话写在课本里,甚至每次下课前都要全班忏悔。
阿尼对课本里的内容抱有很多质疑,因为绝大部分和父亲给她讲的都是相左的,但她始终都牢记父亲的一句话——想活下来就不要多嘴。
 
而事实也证明父亲给她的不仅仅是忠告,更是铁则。一名七岁的战士候补生男孩因为多问了一句"为什么艾尔迪亚人能变成巨人就要被称作恶魔的后裔"被举家送往战场。
等待他们一家的,将是注射针剂后变成只知道吃人的巨人,然后被当作兵器直接投向敌人的枪林弹雨里。
 
"他是找死。"说起这个男孩,皮克的微笑看起来带着不屑。
阿尼却一如既往,没有对这件事置评。
皮克似乎对阿尼的看法很感兴趣,缠着阿尼不停发问。
阿尼不胜其烦:"我确实没有看法。"
"哼哼,阿尼一定是在同情他吧?"皮克在她身旁背着手踱步。
金发女孩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哈……"皮克的表情忽然变得不符年龄的阴鸷,她停下来挡在了阿尼的面前,死死地盯着阿尼慵懒的双眼:"我这就去通报教官,你在同情背叛马莱的犯人。像你这种能力强大的艾尔迪亚人,他们一定会直接扼杀你!"
阿尼一惊,她很后悔自己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恐惧。她承认自己很害怕,她怕这些年的努力因为眼前女孩的一句举报化为泡影,她更怕的是连累了父亲,和他一同被流放战场……可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我并没有表示过对他的同情,而你在诬陷一个战士候补生,倒是我应该问问你,你的动机是什么。"
皮克蹙起了秀气的眉,直言不讳:"是嫉妒。我嫉妒你,阿尼。"
阿尼怔了一下,气氛一时间很滞重。半晌,阿尼一板一眼地接着说:"好,你因为嫉妒诬陷了一个战士候补生。"
皮克顿时忍俊不禁,拍着阿尼的肩膀:"够了够了,你不仅冷笑话讲得不错,化解尴尬也是一流啊。我啊……刚才在跟你开玩笑呢。怎么可能举报你啊。"
金发女孩摇了摇头,她倒不是不在意这种玩笑,只是她相信皮克是真的开玩笑罢了。这个女孩的笑点总是藏在别人激烈的情绪里。
 
"可是阿尼,也许换个人这就不是玩笑了。"皮克把手插在口袋里往前挪了几步,足尖前后来回蹭着石砖地板。
"那我要谢谢你了。"阿尼没带什么情绪地说,她开始仔细思考自己刚才的反应,如果换个人是不是真的混不过去。
"总感觉从某些方面讲,你挺单纯的。"黑发女孩忽然抬头冲她眨了眨眼:"你真的,和他们感觉不一样。"
阿尼想问为什么,可她又想起了出发前父亲给她的警告。
 
"阿尼……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故事。和你比起来,其他人都好像是量产产物,包括我。"皮克的眼神格外真诚。
那时候起,阿尼发现自己很难抵抗真诚和善意。
"训练完回营给你说吧。"
"哇!我的特权!以后只有我知道阿尼的故事!"皮克开心地一路小跑跳上了港口的石墩,阳光照在张开双臂的她身上,像是镶了一层金边。
六年之后,即便是带着加速度坠入地狱的时候,记忆闪回到皮克,阿尼仍然觉得那一瞬间很美好。
 
因为那是被战士身份紧缚的女孩,发自内心的活泼与笑容。
那是她不曾,也不会拥有的,而战士这个身份却已经把她和"孤独"紧紧绑缚在了一起。
 
【TBC】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