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5

新一轮的战士选拔即将开幕,雷恩哈特果然带着女儿再度报名。
人们在这对父女背后指指点点,但女孩坚毅的眼神却丝毫没有为之动摇。
这是阿尼·雷恩哈特一生中唯一一次入选战士的机会,她和父亲几乎为次付出了全部,因此她强迫自己不去想如果失败会如何。
当"合格"的章子重重盖在体检表格上的一刻,阿尼如释重负般回身拥抱了父亲。

镇上等着看戏的人都觉得这一幕很好笑,不过是初选体检,怎么表现得好像是已经铁定能入选战士了一样。
一个又一个家庭的希望被从选拔会场赶了出来,不少人都等着看雷恩哈特的闹剧彻底收场。
一家又一家失望而归,雷恩哈特仍坐在树下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女儿……
直到黄昏将至,直到阿尼被选拔军官亲自送了出来,直到雷恩哈特的大手被曾经和他剑拔弩张的马莱军官握住,他终于听到了那句他梦寐以求的,对自己和女儿这些年付出的承认: "阿尼被选中了,你准备一下,她明天就会随我去参加马莱战士的特训。"

那天素来节制的雷恩哈特去酒馆畅饮了一番,那些嘲笑他的人听说他女儿真的入选了战士,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轮流上前敬酒以提高自己在雷恩哈特跟前的存在感。
私底下可以说这是鸡窝里飞出金凤凰,台面上再怎么不服气,人家女儿也都是战士,今后算是彻底惹不起了。
雷恩哈特已经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家的,满心只有今日终于一雪前十年之耻。一身酒气的他推开了门,女儿听到开门的响声立刻回过头来看着他。
耳边萦绕的吹捧,梦想的自由与富贵,那些被酒精放大的虚荣在他对上女儿雾气蒙蒙的双眼时瞬间烟消云散……

"爸爸……我明天要走了。"一直很坚强的阿尼强忍着哭腔呼唤着他,他却如鲠在喉,忘了答应。
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赌上亲生女儿只为了仰起自己被压低太久的头。

雷恩哈特抱着啜泣的女儿,霎时间悲从中来。 明天女儿就要被异族统治者送去战场生死由命,自己却为此彻夜狂欢,何其可悲!
都说战争年代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而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去做那个把女儿亲手送去曝尸荒野的恶魔。
……
可阿尼成为战士,至少他们父女会免于成为马莱的战争兵器,没什么比毫无意识被投放到战场上在杀戮中等待死亡更可怕的了。至于阿尼,能有机会去见识这个世界的全貌,这也许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雷恩哈特尽全力说服着自己,那时的他没有想到,一场意外将他们推向了一场更大的阴谋与噩梦。

===================================

"哟,小个子插班生!"刚进战士营地,就有一名很壮实的男孩路过看到了她。
阿尼认得他,她们必经是从同一个镇上,或者说是管制区走出来的。
她的眼神中释放出了些许善意,维洛却并不领情。
聪颖的女孩很快就猜出了这里的规矩——她和维洛以及其他孩子都是竞争关系。
阿尼很习惯这种各自为战的生活,毕竟以前她也只有父亲站在自己这边而已。
虽然是新晋的插班生,孩子们都知道她是个很不好惹的人物,毕竟这一届参选战士的小孩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跟她过招超过十秒的。

"你在发什么呆?"一个女孩悄无声息地站在了她身旁,忽然开口发问。
阿尼被她吓了一跳,侧首望着蓄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女孩。
"这里是皮克,也是新晋战士呢,请多指教。"她的脸上挂着游刃有余的微笑,温柔中却暗藏难以察觉的危险。
"阿尼·雷恩哈特。"她冷着脸回答。
"阿尼,看起来你还没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呢。"她的微笑像是死在脸上一样。
分明年纪比阿尼小,皮克的眼神却比她老辣不少:"这里的每个人都想置你于死地呢……怎么说呢,在特定的情景。"
"包括你?"阿尼心中一凛,状似漫不经心地顺势问了下去。
女孩轻笑,片刻之后答道:"在特定的情景。"
"那看起来现在是平常的情景。"阿尼正望着操场上跑圈的队伍出神。
女孩"噗嗤"笑出声,拍着阿尼的肩膀:"你还蛮有冷幽默天赋的嘛。不过你什么功课都没做就被扔进一堆战士候补生里,真的……"
皮克顿了顿,叹息一声:"还蛮容易死的。"

【TBC】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