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2

回到家后,雷恩哈特一边准备晚饭,一边回想着女儿和维洛打架的场景。从维洛使用那些在战士初选学到的技巧开始,这就已经不是孩子之间的打闹了。
再怎么样,他也无法忽视女儿有成为战士的天赋。

他的思绪开始飘远,飘回到自己参军的年代。有些事就是天注定,天赋是天给的,种族也是天生的。
他曾不止一次地憎恨过自己的种族,憎恨族人不争,最后沦为被马莱圈养的家畜,憎恨……
“爸爸?”白皙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雷恩哈特回过神来,女儿清澈的蓝眸倒映在他灰蓝色的眼中。
“爸爸的表情好可怕。”小阿尼趴在饭桌上,对他眨了眨眼。
雷恩哈特紧抿的薄唇化开了一点弧度,伸手揉了揉女儿的头发:“没有吧?该吃饭了。”
阿尼点了点头,乖乖拿起汤勺。

看着女儿乖巧的模样,雷恩哈特被仇恨充斥的内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这种家畜一样的生活,有时让他觉得这样也还不错,至少能看着家人平平安安……
可是同样是人,甚至更有战斗素质的艾尔迪亚人,怎么能甘于受马莱人的宰割!思及此,雷恩哈特握紧了拳……
“阿尼。”他忽然开口问道:“你觉得,今天那个维洛比你强在哪里?”
“他力气好大。”阿尼端起碗,把剩下的一些汤喝干净,拿桌上的餐巾擦了擦嘴。
雷恩哈特点了点头,接着问:“那你觉得,你比他强在哪里?”
小阿尼转了转眼珠,似乎不太确定:“我……他打不到我。”
雷恩哈特的目光中透着赞许:“很好,今天你要学一个新的词,敏捷。”
“敏……捷?”她努力模仿着父亲的发音,眼神疑惑。
雷恩哈特沾了沾自己杯子里的水,将这个词写在木桌上。
小阿尼瞪大了眼睛看着父亲的笔划。
“阿尼,记住。”她抬头迎上父亲殷切的目光:“你要比所有对手都敏捷,才能赢。”
她点了点头,但事实上,小阿尼还不明白那句话里每个词都是什么意思。可能别人打不到就算是敏捷了,那么对手是什么,赢,又是什么呢……

但从这一刻起,懵懂的女孩就已经注定会被绑在命运的车轮上,随之急转、颠簸,她愿穷极一生追寻一个停下来的答案,那个答案却并不是“赢”那么简单。

那天之后,小镇上又一次传出雷恩哈特的消息。这一次他真的疯了,他居然开始训练自己年仅四岁的女儿。

谁都猜得到他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入选战士,但镇上的人都当笑话看这件事。

一开始大家都抱着看戏的心态,把这件事当作谈资,直到他们发现雷恩哈特的训练越来越疯狂……

山脚下的居民经常看到他天不亮就带着女儿练耐力,据上山的人说,他甚至在家门口树了木桩供女儿练腿功。
稚嫩的呐喊声在森林中回荡着,孱弱的背影被黄昏的微光越拉越长,每个看到这番景象的人内心都会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酸楚。

有人试图去劝雷恩哈特,他却完全不为所动,甚至愤怒地驱赶路过院子的人。
渐渐地,无论出于好心还是看戏,人们都对这件事麻木了,权当这是一场疯子害死亲女儿的闹剧,每个人都在等着它谢幕,而谢幕日大约就是所有渴求孩子能拯救全家的家庭举家期盼的那一天——马莱战士选拔日。

那一年,他的女儿七岁。

“姓名?”负责登记候选者的马莱士兵头也不抬地问道。
“阿尼,雷恩哈特。”俐落的回答和女孩稚嫩的声线放在一起显得格外违和。
士兵抬起头,那双冷漠的蓝眸,就连平视都令他感受到被睥睨的压力。

士兵紧张地咽了下口水:“进去量身高体重。”
女孩默默点了点头,双手插在上衣帽衫的口袋里,钻进了体检帐篷。

恶魔的后裔,这个烙在马莱人历史里的形容在士兵脑海中清晰地浮现……
那瘦弱躯壳里究竟藏着怎样的灵魂?

【TBC】

一些废话:

失眠了,躺在床上码字更了一章铺垫。
这篇文设定里阿尼的父亲是曾经上过战场的军人,艾尔迪亚人里的幸存者,且没有完全被洗脑。
贝特霍尔德没有太多性格塑造就挂了,不好说,但阿尼和莱纳在思维上有本质差别。莱纳是马莱洗脑最成功的战士之一,而阿尼很明显,并没有被成功洗成战争机器。她排斥无端的杀戮,从她的表现来看,无论墙内墙外还是战士,对她来说都是平等的生命。她对墙内人没有一丝憎恨,没有贝特莱纳那样张口闭口就是“肮脏”“恶魔的后裔”,她始终不愿意下手去杀马可,直到莱纳逼她,如果不杀马可就是承认自己和父亲都和墙内人一样是肮脏的种族。事实上,在她的生命中没有人种之分,她始终认为自己和莱纳贝特,和三笠艾伦,和康尼马可,以及那些变成无脑巨人的艾尔迪亚人都是同样的存在,只有父亲对她来说是神圣的,不容任何人对他有半个字的侮辱。
有人说阿尼可能是双面间谍,父亲是复权派,可这篇文我还是想写保守些。
她身负其他任务的表现太少,所以我更偏向去写她为什么会在大环境人人都对异族统治忠心耿耿的情况下,还能成长成为一个把世界看得最明白的人。

她跟艾伦在练格斗时说的那一番话,是全104期的训练兵都无法完全领悟的。

把世界看得越清楚,你就越厌恶它。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