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 (阿尼生日贺坑)

前言:之前一直打算写一篇解析阿尼和父亲亲情的分析贴。但是今天忽然间觉得也许好好为阿尼写一篇文效果会更好。

我对阿尼的父亲有两种理解,第一种是比较黑暗的揣测,为了荣华富贵出卖女儿一生;而另一种是他非常爱阿尼,只是发现真相太晚。

这篇文作为2017年阿尼生日贺发布,也是我第一次尝试通篇写亲情,希望不会写崩。唉,写不完,只好把贺文变成了贺坑,惭愧(喂)……

【1】

人人都知道,对于马莱人统治之下的艾尔迪亚人,全家唯一的希望是什么。

多少家庭都盼望着新生儿能被选中入伍马莱战士,坊间都称之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雷恩哈特曾经一度认为自己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就是女儿降生那日。

传闻他挚爱的妻子在产女后大出血没能撑到第二天,而襁褓中的女儿连哭声都那么孱弱。

人们都说,雷恩哈特家完了。

本来生个女孩,被选中当战士的概率就大幅降低了,看他女儿体质那么弱,估计都活不过百天。谁都知道,雷恩哈特这么爱他的妻子,是不可能再婚的。

他不可能再抱上儿子了,他完了。

雷恩哈特办完妻子的丧礼,就从这个伤心地搬走了。由于马莱人的管制,他没办法搬离太远。只有寥寥数人知道,他是搬到了小镇附近的山上,在那里搭了个简陋的木屋。有路过的人说,看到他独自一人抱着襁褓中的女婴在门口树下发呆,也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每隔一段时间,他会回镇上用山上采来的药草和陷阱捕到的野兔换些必需品,而他每次都会去奶农家里,多送些野味,请对方留些牛初乳给女儿。奶农问他,你家女儿叫什么名字?

“阿尼。”这是雷恩哈特唯一一次舒展了眉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雷恩哈特家女孩虽然依旧羸弱,却并没有像镇上人预言的那样夭折。

阿尼四岁那年,父亲第一次带她下山。

她是个乖巧到接近怯懦的女孩,一直紧紧牵着父亲的手生怕走丢。

“妈妈,她好像商店里的玩具哦。”雪白的皮肤,冰蓝的眼眸,奶金色的头发,这样精致的面庞,难怪镇上的男孩会这样说。

“我才不是玩具。”女孩听到之后,不满地嘟哝了一声,然后抓紧了正在卖草药的父亲的裤腿。

小男孩听到之后却愈发好奇,跑到阿尼身边近距离观察着她。

第一次接触除了父亲以外的人,阿尼既紧张又害怕,不断往后躲,却还是被拉过去一起玩了。

阿尼回头看了父亲一眼,他鹰隼一样的目光片刻也没离开她,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和同龄人一起玩的感觉很新奇,小男孩很慷慨地把自己口袋里的弹珠分出来给阿尼,蹲在地上教她游戏规则。

就在这时,男孩的朋友也来了,他上下打量着阿尼,鄙夷的目光令她不适。

"山里的野孩子!"他轻蔑地撇下一句话,见阿尼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便上前推了阿尼一把。

瘦小的女孩被他轻轻一推就倒在了地上,正在和人交谈的雷恩哈特目光波动了一下,周围的大人都觉得这孩子做得太过分,但没有人敢管。

"这孩子叫维洛,横行霸道,但也许就是因为这股霸道的劲,所以才能通过马莱战士初选吧……"买草药的人悄声跟雷恩哈特说。

雷恩哈特并没像旁人猜测的那样上前带走女儿,而是沉默着观察着女儿的反应。

 

阿尼被推倒之后没有哭,撑起瘦弱的身子重新站在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维洛面前。

"怎么,要打架吗?"维洛哈哈大笑,"我妈说,姑娘家就该在家绣花!"

阿尼没有搭话,只是定定站在那里盯着维洛,眼神中渐渐弥漫着一种她的父亲雷恩哈特很熟悉的情绪……

战意,不是每个被欺负的孩子都会产生的。

 

"喂……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事实上维洛是能读懂战意的孩子,他毕竟见过很多参选马莱战士的小孩。因此,他才更厌恶别人对他毫不畏惧的模样。

令所有大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维洛居然对阿尼出拳了!他旁边的玩伴甚至都来不及拉住他。

但更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年仅四岁的阿尼居然躲开了比她大三岁且经过训练的男孩战士!

久违的异彩在雷恩哈特的鹰眸中绽放,他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儿的动作。

维洛一脸难以置信,重新摆好架势又出了一拳,而阿尼就像一只灵活的隼,又一次躲开了维洛的拳头。

维洛急了,他从来没碰上过比这还丢面子的事,愤怒的他开始加快了出拳的速度,体力本来就偏弱的阿尼渐渐有些难以招架……

 

"阿尼,踢他脚踝!"就在维洛自以为占了上风,准备狠狠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一点教训的时候,一只默默旁观的雷恩哈特忽然一声暴喝。

阿尼矮下身,躲开了维洛的全力一击,而右腿离地重心全在左腿的维洛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毫无力量的阿尼居然在下一秒轻而易举地将他铲倒在地……

 

女孩起身,回头看了一眼栽在地上抱着左脚咬牙切齿的维洛,于是一路小跑跑回父亲身边。

周围鸦雀无声,大人们都被惊得目瞪口呆,看着雷恩哈特牵着女儿回家的背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TBD】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