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起笔名

我C菌这个昵称从四年多之前用到今天,某天知道和B站大名鼎鼎的C菌撞昵称了。本来觉得没什么因为我小透明,但隐约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最近一个我以前认识的人跑去黑了B站C菌导致我的豆瓣ID被截图挂出来婊,感觉非常不爽。关我X事啊我又没黑C菌,而且我也被这个怂黑了四年好吗,个人信息都被她挂在她豆瓣主页上婊。我这么低调的人,四年间被不同人因为各种无厘头的理由挂出来婊了三次,可见网络到底是个什么旱厕水准,网络暴民的智商又是什么旱厕内容物的水准。

我至今不理解她到底是多恨我,又为什么这么恨我,摆出一副她不认识我而是我在背后黑她的嘴脸,实则紧紧咬着我的裤腿咬了我四年。她黑我的话里我最恶心的两句话,一句是说我写文抄袭她,词句都是她用过的,另一句是说我就是个就会写笠尼sexual intercourse的。
一,我这四年连她写过什么写了什么删了什么都没看过,脑补着抄吗?不许人写中文小说了?用我好朋友的嘲讽,就是别人画了只鸽子你就说人抄袭毕加索吗?
二,我以前还写过宁雏夜碎枭雏无一例外涉及过sexual intercourse,未来还会写Eryka Elise以及我原创人物的这种情节。因为我写文不柏拉图,我写的人物也不是柏拉图。如果这都能拿出来指控,可见她到底是多么无话可说没事找事。

一个集臆想症,被害妄想症,躁狂症,人格分裂症于一体的精神病不好好去治病,非要化身传染病去传播精神污染。
我朋友说,说人精神病是一个很严重的指控。没错,如果她这样都不算精神病,那我觉得全天下的心理医生都是杨永信。

本来对笔名没什么兴趣的我终于怒起笔名,起完感觉自己五行涝灾(……),但是我已经懒得再想了就这样吧,沐涟,算是跟星象名字都有点关系吧。
昵称什么的随意啦,猫猫,西君,习惯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吧。反正就跟铁柱狗剩一样的,一个称呼而已。

啊本来专心倒时差的我居然被气醒了,也是醉了。

评论(1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