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隧道谜案】Love Poem(CP:Eryka x Elise)短篇完结,剧透推广向

这篇文主要是推广一下《隧道谜案》(The Tunnel)这部英国法国联合拍摄的犯罪悬疑剧。
这部剧里的警察不像美剧里无孔不入单枪匹马干敌军千百万,很真实地反映了警察与悍匪之间的实力差距。

它一共分为两季,如果想切身体会一下女主的萌点可以第一季第二季都看。
如果只想看百合,那么我推荐完整看第二季,而不要看剪辑版。因为这部剧剧情线相对复杂,光看剪辑会不知道在说什么。

把这篇文里会出现的人物简单介绍一下:
Elise:女主,法国女警,三无属性,金发碧眼(演员是哈利波特里的芙蓉姐姐,演技max)
Eryka:法国女警的CP,德国籍,棕发(眉眼动作里全是戏)
Carl:男主,英国警察,种马(没染指女主和她CP,放心食用)
Olivier:女主的上司,好大叔,因为他升迁到巴黎,第一季是Capitaine的女主在第二季升职为加来警局的Commander。

PS:我今天刚看完这部剧,三小时之内产出第一篇热身文,这真是一对不可多得的二创素材啊各路写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友情提示:本文顺延结局时间线叙述,因此含有部分结局相关剧透,如果不想影响观影效果,请直接关闭。

!!!








【Love Poem】


‘A long time I have loved the sunned mother-of-pearl of your body.
Until I even believe that you own the universe.
I will bring you happy flowers from the mountains, bluebells, dark hazels, and rustic baskets of kisses.
I want to do with you what spring does with the cherry trees.’

Elise阖上诗集,望向窗外缓缓停在路边的搬运货车出神。
到底是什么时候,让这首诗印在她不懂伤春悲秋的脑袋里。要怪只能怪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
她前不久刚拒绝了Olivier调职巴黎的申请,Olivier要求她提供一个合理的理由。
“好歹给我个台阶下。”她可以想象出Olivier一边摸着鼻子一边打电话的样子。
“……我瞎了左眼,视野不好。就这样吧。”Elise知道,不久她的老长官就会发来消息责备她连理由都懒得编好些。

她既不擅长接收别人的好意,也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好意。

其实她打过电话给Carl,让他这个老油条帮忙编点靠谱的理由,而Carl也不负所托地编出港口城市犯罪率更高,这边有难民营人口成分复杂,或者干脆说自己对这个城市哪个角落更容易藏污纳垢了如指掌这些颇具说服力的理由。
他和Elise都清楚她是因为什么才不愿意离开加来这个港口城市。

在军情五处的帮助下,“化学家”事件没能发酵起来,加来也终于迎来了平静。
这样的平静,在Elise的职业生涯中很少见。她当然很开心能看到痊愈的Julie在警局前台对她微笑,也很开心看到队友表情不再像曾经那么凝重,而Carl也终于能安安稳稳地回英国陪家人了。
可是她私心却对这种平静怀着恐惧。

收到那个人的“临别礼物”之后,她的个人生活就好像被抽空了一样。
曾经听到呼吸声便无法入睡的她,现在却夜夜思念着耳畔柔和的气息。
而每当她试图用工作填满生活的时候,加来这份来之不易的平静却令她更加不知所措。

她开始把那个人送她的一袋书一本一本拿出来读,甚至她从来不读的诗集。
当她发现袋子里剩下的书越少她就越焦虑的时候,她开始放慢了阅读速度。
可是即便如此,又怎么能阻挡得了时间的飞逝。

今天,她终于不得不拿起最初读的那一本书。

这种生活不该再继续下去了,她想。
搬家工人走下了货车,她站起身准备去开门。

看着搬家工人的Elise无所适从地扶着门,就像那天她看到那个人站在门前一样。
连沉默都这么相似。
沉默让她意识到自己有很多缺点,诸如态度冷漠,不会寒暄。
这样似曾相识的感觉让Elise忽然陷入了自己回忆的空间,她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那间摆满她们回忆的小房间,那人的微笑,深邃的眼神,迷人的声线。
那人的触碰,令她如沐春风……

“女士,我们能进屋吗?”搬家工人有些胆怯地开口问道。
她被惊醒,右眼匆忙地扫过他们,僵硬地回答了一句:“不。”
两个工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正准备拿地址簿核对。
“我忽然,不打算搬家了。”Elise语速很快,“……你们的路费我会照付。”
“……抱歉。”说完她就关上了门。

她没有去听门外工人的抱怨,兀自靠着门缓缓滑坐在了地上。
Elise暗自骂了自己一句懦夫,蜷腿倒在门框边窝起了身子。

黄昏的光已经照进了公寓,她知道又快到每日酷刑加身的时间了。
Elise慵懒地起身,走进盥洗室,镜中左眼戴着眼罩的自己看起来那么阴郁。
她也清楚,如果不是那个人,她现在也许正在那片被病毒污染的无人区缓缓腐烂。

Elise又哭了,即便是输血将病毒带离了身体,有一种深深种在心底的感觉却比病毒更可怕。她变得懦弱,易怒,爱哭……
爱情像病毒,这是她说给那个人的比喻。

她也听取了那人给她的建议,尝试去爱……
可此刻哭泣的Elise再也不愿意尝试了,没有任何方法能把她们之间的回忆抹去,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忍受多久的折磨。

睡前,她把Pablo Neruda的诗集放在了枕边。Elise紧盯着封面上的Love,那个比病毒更可怕的魔咒,直到疲惫不堪阖上眼……
又一次,那人温柔的声线在耳畔响起。


长久以来  我爱慕着你珍珠母般润泽的身体
让我甚至深信整个世界都属于你
我愿从群山间为你采摘幸福的花束 风铃草 黑榛子 还有一篮篮淳朴的吻
我要像三月春天对待樱桃树那般对待你


“我的Elise,你憔悴得让我心疼。”
Elise微微勾起唇角,那是一丝苦涩的弧度。
耳畔熟悉的呼吸声令她昏昏欲睡,当阳光照在眼睑上的时候宣告这只是酣梦一场。Elise不敢睁开眼,哪怕只是一场梦,她都暗自卑微地珍惜着。
Elise已经不再是Elise,那个我行我素,内心强大的勇敢女孩。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舍不得叫醒自己面对现实的胆小鬼而已……
“我的Elise……”呼吸声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唇贴唇的触感。
“不要说最后一夜……”Elise淡金色的眉头紧紧蹙起,强忍着哭腔低声梦呓。

“……”
那一段的沉默到底有多久呢,十秒,半分钟,抑或更久。久到Elise睁开盈满泪水的眼睛,怔怔地望着眼前她魂牵梦绕的女子,对方英挺的眉眼间满是怜惜。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每夜陪着你。”修长的手指抚摸着Elise的脸颊,抚过她左眼的眼罩,Elise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想向后退,躺在床上的她却没有后退的余地……
接着,她被吻住,那温柔的法式长吻一如既往令她无法抗拒,缺氧到头脑一片空白,只剩那人的名字缓缓浮现在她们记忆小房间的门牌上——
Eryka,Eryka……

“Eryka……”Elise紧紧拥抱着棕发女子,哭得像个孩子。
她微笑着,啄吻着Elise的唇。

“我回来了,我的Elise。”

【END/TBD】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