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杂记11242016

今天难得有点写东西的状态。上了三天大夜班,从明天开始休息。


毁灭一个人对外企好印象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进它的中国或者印度的分公司。

在这里,领导不需要节操,只需要跪舔。

在这里,领导不需要多好的英语,只需要会说yes。


最近想通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其实不适合混职场。那么我到底为何下了这样的结论?

先举个例子:

A很勤奋,工作能力也强,每个和ta一起工作的人都非常喜欢和ta共事,有很稳固的群众基础。

B很懒,代码也不会写流程也不清楚,每个和ta工作过的人都叫苦连天,但是ta很能说,能让别人帮ta把事情都干完。


大部分情况下,B总是混得比A好。我是A类,所以我不适合职场。非常简单明了的推断。

这是一个职场公理:嘴遁>>工作能力

说到这里,会有职场新人不服气,自己的经理明明是A类,为什么说ta混不好?

其实仔细数数,职场上B类高层的数量是远远大于A类的。而且不管你信不信,B总会想尽办法踩在A头上的。当A在努力工作的时候,B在努力钻营。你穷极一生去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人家穷极一生想踩着各个同事往上爬,以“走上职场巅峰”这个目标来看,B比A对路。


我当下所在的公司,就是这样一个职场现状被严重放大的环境。

我所提到的职场现状就是:闲的人闲死忙的人忙死,跪着的总比站着的混得好。

闲忙不用多解释。外企是中国人跪外国人,国企私企哪个不是雇员跪领导。所以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去创业公司,至少大家都是兄弟。那么我推荐这样想的小伙伴去看看电影《社交网络》。这还是创业少数成功案例,甚至是极端案例,大部分都扑街了。

其实去研究一下公司运营以及财务,很明显就能发现,创造产值的人总是在养好吃懒做的人。


以上这段话很消极很负能量的样子,可我还想讲个故事:


这三年来,我最憧憬的高管是A类的典范。女性,优雅且一丝不苟。

部门另一个领导是典型的B类,当年是在A手下工作的一个不得力的程序员,代码写得不怎么样,几年以后居然爬到了和A同样的位置,不停排挤她。

因为A稳固的群众基础,B的排挤不怎么奏效。因为A强大的能力,B也经常低声下气求A帮忙。

A有骨气且英语非常好,从不把自己或自己的队友当成廉价劳动力,外国人骂A的部下,A就优雅地顶回去。然而A管理的项目都会成为旗舰。所以和A工作过的外国人,要么恨死她,要么长期合作。

B听风就是雨,外国人放个屁他就觉得台风来了,召集所有部下跟着一起听风声鹤唳。英语很烂,写个邮件一连串语法错误,用词不当甚至被部下嘲笑。外国人很喜欢他,因为他把部下卖得很便宜,还会自主压榨中国人,根本不用操心这个人会说No。

A在总部的名声如雷贯耳,而B的名字都会被总部的人写错。


是啊,从飞黄腾达的角度来看B混得比A好。


可A是个顶天立地的人。B活得像条狗。

所以只要我还在职场混,我就一定会坚持站在A类队列。


我做不成狗,没必要坚持去做一件自己明知道做不完的事,上班只是个积累的过程而已。早晚我会摆脱这个不适合自己的环境。


最近我听到最正能量的一句话来自上海书城一名5岁孩子的家长。

她对在书城乱跑的儿子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写完这篇杂记的我也想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既然想有尊严地活着,就不要管狗怎么看你,抱怨狗怎么咬你了。多花点时间去摆脱终日狗咬狗才是正经事。

人总是自己把自己的生活弄得很艰难。

Try your best to enjoy.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