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子衿【第十一章】(CP:芷敏/敏若)校园AU

【第十一章】


敏敏踏进酒吧,一眼就望见自己虎背熊腰的大哥趴在酒桌上哼哼着我没醉。

这熊样要是让老爹看到,铁定被乱棒打出家门……腹诽归腹诽,她还是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哥哥身旁揪了揪他耳朵:“扩廓特穆尔,你还认不认得我?”

保保迟疑了片刻,虎目费劲聚焦了半天傻笑着回答:“敏敏你来啦?扎牙笃说要见你……我拨了半天你电话,没……没拨出去,让他自己打电话叫你。”

果然是这样,敏敏的假笑都快死在脸上了,果然是这个兔崽子自己想见她,还假借保保的名义找她。

“敏敏辛苦你跑这么远,赶紧喝点水吧。”扎牙笃递了一罐饮料过来,敏敏谢了一句,不着痕迹地瞟了一下瓶身。她非常提防这个人,尤其是在唯一能保护她的老哥已经靠不住的时候。

这家伙给的饮料,她再渴也不想喝。但此时如果她露出防备说不定会让对方迫得更近。这罐饮料是易拉罐装的,口封得好好的,于是她拉开饮料瓶喝了一口,小王爷转过身去跟他狗腿子聊天去了,她也看不到他表情。


现在当务之急是带着她哥尽快脱身。于是敏敏站起身落落大方地对几个少年说:“今晚麻烦大家照顾家兄了,这酒我代我哥请大家。”

大家客气了一阵,小王爷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为人相当圆滑,没有驳敏敏面子,放她去付账。

敏敏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小王爷的表情动作,他似乎一直在和哥们聊天,没有紧盯着她或者要为难她的意思……她松了口气,也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也说不定。


少女付完账回到桌前和大家道别:“现在天色也比较晚,再不回家恐怕父亲要责罚。下次回家我们再好好聚,我让我哥带些好酒补偿大家。”

不想小王爷闻言笑了:“刚才打电话找你,因为还有个不太熟的兄弟一起喝酒,我不好扔他一个人在这。他刚走,我可以送你们回去,你一个人也搬不动扩廓。我顺便拜访一下伯父。”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的……如果回家发现老爹不在岂不是露馅了?但敏敏表面上还是很礼貌地说:“今天太晚了,怎么好麻烦你跑来跑去,我和他都住校,哪有什么都不准备就待客的道理。不如扎牙笃你明天上午再来?至于搬我哥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啦,我找了住在我家附近的朋友,他会帮我的。”


扎牙笃叹了口气。

“怪我,扩廓喝多了,回家伯父肯定会发火。算了,还是听敏敏你的,让他在我房间住一晚上吧。”

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这样苦力也不用找,她打个车回学校翻一楼窗户回宿舍就行了,于是敏敏当即笑着答应了。

“好,你俩帮忙把扩廓背过去吧。”他把房卡交给身旁的兄弟,使了个眼色,两个大汉架着王保保就走出了酒吧。

敏敏以为这事算是混过去了,只要能把她哥安顿好就行。但从小王爷的言行来看,明显没打算放她走。他还在倒酒,剩下的两个狗腿子表情也不太自然。

她坐不住了,站起身语气坚决地说要回家。

“家父管教儿女不同,我哥可以不回,我不行。”

小王爷眼珠一转:“你俩明早一起回不是更好解释些吗?”

看他这副贱相,敏敏内心早已破口大骂本姑娘爱怎么解释怎么解释要你指手画脚,但她也不好当面撕破脸……夜不归宿被骂一顿事小况且她可以扯谎自己在学校,但如果惹急了这货跑去跟土地爷告状,给老爹添麻烦就真摊上事了。

她很清楚土地爷和她爸之间的兄弟之名都来源于利益,扎牙笃是小人,其父未必不是。

就在她大脑飞速运转想折衷方案的时候,小王爷又开口了:“敏敏你放心,你哥和你一间房,明天我来退房你们什么也不用操心。”

少女微笑着腹诽了一句“骗鬼”,嘴上还是说谢谢:“你住对面酒店?那告诉我房间号吧,我先回房休息了。”

对于小王爷的回答,敏敏压根没抱任何希望,小王爷也不负所望地吩咐两个汉子把她送回房,他则假装正人君子说等会自己回去。


回酒店的路程非常短,不过是过一条马路的距离。敏敏刻意和监视她的汉子强调着自己和扎牙笃之间的关系,其实一直在想脱身的办法。

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全中了圈套,扎牙笃就是仗着父辈都是要脸面的人,即便是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声张。她放弃挣扎的结果,动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到了房门口,敏敏闭了闭眼。

没办法了……有情商处理好这件事的,只有她爸爸。如果他知道扎牙笃的龌龊心思,一定不会骂她的。


“你俩跟得有完没完了啊。”敏敏背着手转过身,抬头望着两个比她高出一头的蒙古大汉:“都说我和扎牙笃从小一起长大,他心里打的那点小算盘我能不懂?我要进屋洗澡,你俩在门口给我守好了,让他等。”

不想这两个汉子还出乎意料地脸皮薄,本来气势汹汹地盯着她,一听她这话立刻就老脸一红点头如捣蒜说你洗你洗我们跟他说让他在门外先等等。

看反应,这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鸿门宴。

她一进门立刻打开花洒,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给在外应酬的父亲……


『还没到家吗?』

『我到酒吧了,没有看到你。』

『我在万安酒店大堂。告诉我你的房间号。』

敏敏怔然望着芷若的消息,她根本没有想到,周姐姐在收到地址之后没有半分犹豫,从柜子里抄起一件薄风衣带上证件现金就冲出了宿舍,从一楼楼道的窗户翻进花园跑出学校去找她。

浴室里水汽氤氲,少女蹲在地上掩面发抖……芷若与她非亲非故,却是在她接近绝望的时候能够依靠的人。眼眶越来越热,敏敏不断向自己强调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可她还是在不争气地擦着眼泪,一边哽咽一边告诉芷若自己在1429……

现在多一个人,敏敏已经有把握能全身而退了。

『门口那两个男人好对付,你说事关重大,先让他们把老大叫过来。到时候我会开门,跟我一起演就好。』


敏敏站起身,用毛巾擦了擦眼睛,又发了一条……

『……谢谢你……』


“你找谁?”守在门口的大汉凶巴巴地看着眼前身材高挑的冷面美人。

“把你们老大叫过来,很严重的事情。”她扫了一眼那两个汉子,倒是吓得他俩一哆嗦。

就在这时,房门被拉开了……敏敏瞪大了双眼,半晌才结结巴巴地开口:

“周导员……你,你怎么来了。”


两个汉子闻言面面相觑,赶忙转过身去拨扎牙笃的电话……


敏敏扶着雕花门框与芷若对视着……她的周姐姐瞟了一眼廊角语无伦次的蒙古大汉,向她微微挑了挑唇角。

彼时她们也曾隔窗相望,心如擂鼓。


【TBC】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