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子衿【第十章】(CP:芷敏/敏若)校园AU

请问周掌门,开百合眼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


【第十章】


毕竟是早晨第一节课,又是选修,课堂只有一半人,其中还只有四分之一是醒着的。

虽然芷若属于醒着的那几个,可她却心不在焉。

很少因为他人而心乱的她,阖上了课本从包里拿出诗经,开始抄诗。

芷若每次心静不下来的时候都会抄诗经,这次她抄到了下课……


再怎么样,每天的计划也不能被打乱,就算是马马虎虎也得执行。芷若机械式收拾好包,把随身记事本放在口袋里下了楼。


=================================


芷若站在书架前发怔,明明列好了书单也在楼下查好了位置,就这么几本书,半天一本也没找到。

她忽然有些烦躁,便打算从另一边找起。

东晋的资料在图书室最里面,因为书籍没有那么多,应该是这几本里最容易找到的,于是她快步走向那个书架。

这间图书室结构很诡异,中间有个天井,所以要到最里面那个书架,她至少要从大厅自习区进去拐两个弯。

可就在她拐到尽头打算去取书的时候,她从书架另一边的空隙中隐约看到了两个人影……

芷若毕竟已经成年,书架那边二人更是吻得忘我。

图书馆有门禁,需要刷学生证才能进来,而峨嵋书院只有女生。


芷若根本没花两秒就搞清了状况,通常她一定会不屑地拂袖而去,大不了这书明天再借。但今天的她却只是退后了两步,站在离她们不远的书架死角,心不在焉地抬头望着一架的史书。


状态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糟糕,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芷若没有在看,也没有在听,但却止不住一直在想。

天井射来的阳光被书本切碎,穿过缝隙洒在她明亮澄澈的眸上,芷若从未如此清晰地感知过这种名为爱慕的感情。


她就站在那里等着,等到两人说笑着离开了很久才去取书。


如果心有爱慕就能承认这是爱慕,一切就会变得简单许多了。

芷若捧着书站在天井旁,不愿抬起头。


=============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敏敏感觉芷若有点奇怪。这种奇怪就像是那天骑车,她让芷若抱着她腰的时候,芷若那种犹豫。

敏敏不确定芷若是不是讨厌她,也许比起讨厌更像是害怕也说不定。敏敏把写了一半的实验报告推到桌角,乏力地把上半身铺在了桌上。

就在这时,小昭弯下腰望着她眨了眨眼:“明天小长假,小敏打算去哪里玩?”

敏敏耷拉着眼皮嘟嘟囔囔地回答:“哪都不去,哥和爹都去陪朋友了。”

小昭从书桌上抽出一支新折下用来练素描的花枝,像逗猫一样在敏敏眼前晃了晃:“小敏可以约朋友出去玩啊。”

敏敏的反应却像只死猫:“不敢。”

其实并不是没人约她……武当地暖今天早晨给她发过消息,被她拒绝了。想约的人不敢约,实在没心情和不熟的人出去玩。想到这里,她的八卦魂忽然燃了起来,腾地一下坐起身盯着小昭问:“小昭这两天约到武当那个……小哥了吗?”

小昭害羞地把花收到了背后,点了点头。

是的别看敏敏此时面带微笑,其实一肚子火。这个张无忌,不仅勾搭周姐姐还勾搭她室友,此时她并不太想去猜自己是第几个被约的……她更在意的是周姐姐到底有什么事才拒绝了他。


可她一定想不到,芷若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敏敏不来约她,她就在灭绝师太办公室度假……

寒暄了一会,小昭就去画室赶作业了。而敏敏就这样间歇性发着呆写完了上周的实验报告……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问候一下周姐姐节日快乐顺便看看明天能不能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连滚带爬地窜到上铺去摸枕头下面的手机,满心欢喜地觉得心有灵犀,在看到来电显示就又蔫了。

少女挂在梯子上,懒洋洋地按了下接听键。

“扎牙笃你有事?……不行吧,我哪背得动他啊……你让他睡你房间一晚上又死不了,要么你帮我把他运回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要闹哪样啊小王爷?他找我?!不可能吧……“敏敏面色渐渐凝重,她沉默了片刻,接着说:“这样,你等等,我拉个壮丁帮我……”


不等对面应答,她就挂了电话。来电的是她家乡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他爹是当地土管的头儿,和敏敏的爹称兄道弟,而那小子成天在外面胡作非为名声极差,人家都说他是土地公的小王爷。

可是哥哥喝大了,那个家伙就算不怀好意,她也不好不去。毕竟老爹每天晚上都在外面应酬,如果知道自己儿子在外面和狐朋狗友喝得烂醉如泥还不揍死保保。

可是她实在不敢一个人过去,这几天放假,阿大阿二阿三都回家探亲了,这才叫真正的屋漏偏逢连夜雨。

敏敏想起了无忌,他能打,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于是她拨了无忌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这家伙,平常跳腾得欢实,关键时刻鬼影都见不到!”她一咬牙,披上衣服打算单刀赴会。她想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就算那个“小王爷”对她心怀不轨,看在老爹的面子上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


敏敏在计程车上接到了芷若的消息,问候她节日快乐。敏敏立刻低头回复,没有发现自己笑得很甜。

她想说自己要去接喝醉了的哥哥,可是没人陪……有些害怕。但她也知道小王爷那尿性,碰上个美女眼神都如狼似虎,更别提像周姐姐这种惊为天人的校花了……这年头像自己爹这种专一、事业有成还品行优秀的男人太少了。

她不能让芷若见这种人。


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敏敏生活在人际关系复杂的环境里,对于怎样应付他们说不上游刃有余也算得上略有心得。但芷若不同,她从小就在峨眉长大……

忽然,手机震了起来,她反应过来看到是芷若打来的立刻慌了神。

“……周姐姐?”

“怎么了……看你没回我消息。”芷若的语气带点担忧。

“……啊?我没回吗……哈哈……”敏敏干笑着,一定是刚才想得太投入,忘了按发送……她赶紧解释:“忙别的事去了,忘了发送。不好意思没秒回。”

“我不是嫌你回得慢……”那边温柔的声音忽然停顿了下来,停了好几秒,敏敏还以为断线了,赶紧看了看通话状态,听到芷若有些犹豫地继续说:“你在忙的事很棘手吧……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没有没有!”敏敏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好像人家能看到似的:“周姐姐别担心,我哥喝多了我打个车接他回家。”

“……你一个人?”

“啊……我让他朋友把他送到路口……”敏敏的声音有点虚,从来诓人不打草稿的她头一次觉得说谎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那你现在在哪里?我不是要过去找你,只是不知道你在哪里我不放心。”

敏敏闻言心头一暖,把那家酒吧的地址报给了芷若。

“到家记得报平安。”

“一定……谢谢周姐姐关心。”


刚挂了电话,司机就跟她说已经到了。

敏敏付了路费,忧心忡忡地下车走进了那间酒吧……


【TBC】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