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子衿【第七章】(CP:芷敏/敏若)校园AU

【第七章】


赵敏听说过一种叫黄历的东西,她开始怀疑自己以后出门前是不是也该象征性地翻一翻。

不过敏敏不愧人如其名,很快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开口问无忌:“你怎么知道我叫赵敏?”

少年想了想,不好意思地说了实话:“之前你穿女装来过武当,这边盛传你是峨眉校花。”

赵敏心里暗自好笑,这群见识短的男孩子怕是没见过几个女生吧。

她耸了耸肩,当下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打算道个别就回学校了,不料无忌先她一步开口:“天太晚了,你走夜路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赵敏想起刚才那两个男生,也就欣然接受了无忌的要求。


一路上他们聊得还算愉快,况且她对无忌的印象一直不错,和其他武当男生比起来,他着实配得上器宇轩昂风度翩翩。

等走到了学校门口,赵敏才想起来,武当是有门禁时限的。

“这么晚,你怎么回去啊?”她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人家把她送回来错过了门禁时间。

无忌看出了她的歉意,解释道:“原路返回就好了,我刚才遇见你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法走正门,才准备抄小道的。”

“电话多少?回头我请你吃饭。”赵敏倒不是有恩必报的人,只是不喜欢亏欠生人什么,不过这件事在无忌眼里大概就没这么单纯了。

他报了电话号码,还加了一句:“请客就不必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但他等了几秒钟,赵敏也没有回拨他,他又不好意思开口问,两个人在校门口大眼瞪小眼。


“……那再见啦。”赵敏眨了眨大眼睛,小幅度挥了挥手。

无忌只好也挥了挥手:“再……再见。”

然后他就目送赵敏像只小兔子一样窜出了他的视线。


赵敏的心情其实很糟糕,糟糕到她压根不想把假发戴回去,反正这易装以后在哪都玩不成了。

她就这样穿着男装大喇喇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回头率也不减当年,只不过路人看她的眼神变了许多。

赵敏也说不上到底哪里变了,但至少不再是倾慕了。


============================================


“你听说了吗,那个大一的转校生,嗯,挺漂亮的那个……哎呀不是她哥哥,我昨天亲眼看到的,其实是她自己穿男装。”女生在宿舍翘着二郎腿,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打电话:“哈哈哈,对啊,我也觉得,她是不是喜欢女孩子啊?是啊不然谁没事干穿男装。哎不得不说她还是挺好看的……好,那就先这样。”

她挂掉电话,立刻转头跟同寝室的另一个女生说:“哎哎,我跟你说,那次骑摩托那个转校生她哥你还记得不?”

“嗯,记得。”室友把书合上,转身饶有兴味地等她讲下去。

“其实那不是她哥,那根本就是她!”女生洋洋得意。

“真的?哎呀她还对我飞吻过!”虽然这么说,但室友似乎并不排斥对方是个姑娘。

女生一脸难以置信:“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一个女孩对另一个女孩飞吻?!对了!”

她跳了起来,跑到对角线另一个塞着耳塞的室友身旁更兴奋地大叫:“芷若芷若,上回她不是还帮你捡了裙子?”

长发少女轻颦薄怒,她非常不喜欢在人背后议论是非,更别提还在议论她认识的人。她取下了隔音耳塞,抬眼看着正沉浸在八卦中的室友,一字一顿地丢给她六个字:“闲谈莫论人非。”


室友顿觉自讨没趣,吐了吐舌头趴回了自己书桌上。


自此,芷若再没能看进去书上的一个字。她明明和赵敏说过不要这样打扮……

忍了半晌,她终于拿出手机走到阳台上给赵敏拨了电话。


============================================


赵敏撇了撇嘴,把手机放回口袋。

按理说周姐姐主动打电话约她出来,她应该非常高兴才对。

但是从电话里听,周姐姐的语气很严肃。


赵敏忐忑不安地往约定的地点走,远远就看到芷若已经坐在长椅上等着她了,立刻一路小跑过去。

“不用着急,是我早到了。”芷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贴心地帮她垫好了面巾纸。

“谢谢周姐姐。”赵敏坐下来,挽了挽头发,乖得像只小猫。

“今天找你,还是上次那件事。”芷若开门见山地对身旁的少女说:“我听说你昨天又穿男装在学校闲逛?”

赵敏闻言低头不语。

“我无意干涉你的穿着打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芷若转过脸来看着赵敏:“但是你挡不住别人的闲言碎语。”

“我才不管。”赵敏顿时气闷,她确实懒得管别人怎么看她,她从前这样认为现在这样认为,她坚信自己以后也会这样认为。

气氛有些凝滞。赵敏觉得自己说话有些冲,但她也不愿做违心的让步。

芷若也确实觉得自己实在管得太宽了,她轻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接着向身旁的少女开口解释:“不相干的人什么看法,当然是不用管。也许你不在乎别人对你怀有恶意,可关心你的人不希望你被中伤。”

赵敏怔了一下……她抬起头,水灵的大眼与芷若对视着,像是想要求证什么一样。


她张了张口,想问你是在关心我吗,可她又觉得这样问实在蠢得可笑。

沉默片刻,赵敏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地笑着对芷若道谢。

芷若问她怎么了,她只道是书看多了眼睛不舒服。


她们并肩坐在峨眉书院的花园里,芷若托腮望着不远处的茉莉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身旁的人轻轻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唤了她一声。


“周姐姐,以后叫我敏敏吧。”盛夏蝉鸣阵阵,赵敏的笑靥黯淡了满园夏花。


【TBC】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