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子衿【第六章】(CP:芷敏/敏若)校园AU

【第六章】


赵敏的脑子飞快地转着,她在考虑如何应对。周姐姐这句话一出,十有八九是看穿了……而且自己刚才那呆样简直就是被抓现行的证明。

到底是坦白从宽还是再赌一把浑水摸鱼?实话说,赵敏可以感觉到这个周姐姐并不喜欢她女扮男装,这和她开始的设想多少有些出入。既然都知道人家不喜欢了,还接着嘴硬岂不是作死?

于是少女状似非常懂事地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那个……都是我想逗你所以才扮男装……哪想到惹周姐姐不开心了。总之姐姐明察秋毫,就不要和小妹我一般见识咯?”

芷若摇了摇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对赵敏说:“女孩子家何必把自己装扮得流里流气?如此顽劣成性,早晚吃亏。”

赵敏一时无言以对,她还是第一次面对说教丝毫不想顶嘴,此刻的她心里只念着一件事……

芷若见她低头不语,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管闲事,只好转身准备去上课。

忽然,她的手被身后的少女拉住,力度很轻,但是足以引起她的注意。


“周姐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即便不抬头,赵敏的喜怒哀乐仍旧浸在语气中。可她似乎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唐突,想把手收回来。

可她刚刚动了一下,就被芷若反手握住……力度不大,却坚决得让她心猛然一跳。

“没有。没有生气。”芷若强调了一遍,她与赵敏因惊讶而瞪大的双眼对视着,很认真地回以微笑。


赵敏承认自己顽劣成性,承认自己屡教不改,但芷若这个微笑彻彻底底打动了她……

这一瞬间,她切切实实地体会到那些陪伴自己成长的锦衣玉食钟鼓馔玉阿谀奉承带给她的快乐根本不值一提。

当眼中的惊讶变成惊喜的时候,她敞开心扉回握着芷若的手:“谢谢周姐姐!”


============================================


这一下午的课,赵敏做笔记的手都在发抖,本来就略显潦草的字现在一整个不堪入目。

周姐姐拉着她的手把她一路送到普贤楼下,回想起来都感觉跟做梦一样。

思及自己之前女扮男装去逗芷若,赵敏都觉得自己实在过分……

一开始她只是远远看到一个气质出尘的女生,有点好奇。


实话说真正接触之后,她都觉得自己如果是个男人一定非芷若不娶。


她怎么好意思再扮男装讨芷若嫌?但素来玩心不改的赵敏也不甘心,大不了只在武当穿男装玩,只要周姐姐不知道就不会被讨厌了吧。

但赵敏却漏了一个对芷若来说至关重要的人际关系——张无忌。


============================================


上回阿大阿二阿三被张无忌打了个一穿三,赵敏面子上非常过不去,一直缠着兄长王保保问有没有更能打的朋友。

王保保只好对妹子好言相劝:“敏敏啊,不要闹了,这边随便带外面的朋友来,你哥我要被开除的。”

“可是现在张无忌那些同学一个个趾高气扬看得人很不爽唉!”赵敏趴在桌上忿忿地说。

王保保心说要不爽也是我更不爽吧,毕竟妹子你在峨眉上课,我可是成天对着那群哥们的臭脸,嘴上还是安慰妹妹:“他们也就这几天还记得这事,你不提起,他们很快就忘了。”

赵敏只好嘟着嘴点了点头。


傍晚的时候,赵敏准备回峨眉了。

就在她抄小路准备从护栏缺口翻出去的时候,却被两个武当男生给拦住了……

“臭小子,可算落单了?”其中一个男生恶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嘎嘣一声响。

另一个男生似乎是被拉过来帮凶的,看上去没那么凶,但是看着她的目光也不友善。


赵敏心说糟糕,现在只能想办法伺机开溜,但这小路要么进要么退,也没什么别的方向可以跑,况且自己这小身板哪能跑得过他俩这训练有素的男孩子?

“哼……”她冷冷一笑,在凶恶男生正准备发作的时候,她仰首指着自己精致的脸蛋说:“打,照这儿打,我明天问问宋教头这该怎么处分。”

这句话一出,那男生的凶光顿时敛了一半……宋教头可是出了名的严格,因为私下斗殴被他开除的学生两只手数不过来。

男生咬了咬牙:“就算你恶人先告状,老子也要好好教训你一顿出出气!”

“我承认我这人怂得要死。”赵敏耸了耸肩:“我把这边学校的男生分了三流。一流是张无忌那种,为人堂堂正正。二流是那些即便参与私斗,也不私下寻仇的,至少也算君子。我自己的做法就属于这三流人物,只会躲在人背后瞎指划。而你们,在我眼中就连三流都不如!”

两个男生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但这胸口的火气倒是越憋越盛。

“你们动动自己的膝盖想想,为什么平时那么难逮到我?”赵敏提高了声音,义正辞严地说:“因为我是来暗访武当,做全国武校质量调查的调研员!”


这句话一出口,两个男生顿时惊得脸色大变。


没错……他俩确实逮这个小白脸逮了好久,他每周就露面这么几次。他之前的那些挑衅,现在想起来怎么都像是蓄意而为的试探。

凶恶大汉此刻冷汗直流,幸亏自己没下手,这要是真的动了手,岂不是彻底害了武当?

他旁边的男生赶紧向赵敏赔笑脸:“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们性子太直,还望海涵……您看,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赵敏立时哈哈大笑,摆了摆手:“罢了罢了,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谁碰上这事能不气闷?我就不跟宋教头说了,你俩赶紧回宿舍吧,等会被巡查逮到了说都说不清。”

“是是是,多谢您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男生颔首低眉拉着他旁边还呆愣发汗的壮汉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回跑。

见他俩走远了些,赵敏多一秒都没迟疑赶紧翻墙溜之大吉。


“哎哟哎呦吓死本姑娘了。”赵敏边跑边自言自语。好在这两个愣头青没脑子,两句瞎话就唬住了,她要真是什么调查员,还抄什么小路翻什么栏杆啊,果然是用膝盖想事儿的。

刚才出了一头汗,这假发大夏天哪还戴得住?赵敏一把抓下来假发,甩了甩头,边往回走边用素手捋着凌乱的头发,等她把眼前乱七八糟的刘海理到鬓边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目瞪口呆的少年……


“赵……赵敏?”


“哈?张无忌?”


【TBC】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