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子衿【第四章】(CP:芷敏/敏若)校园AU

这是一个名侦探周芷若的故事

 

【第四章】


芷若下课习惯留在教室里整理笔记,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的时候,看到手机呼吸灯在闪。

她打开屏幕,看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

『周姐姐=w=』

少女莞尔,存了号码“赵家妹子”便收起了手机。


做完平常一定要做的事,她翻开了方教授给她的课外读物。又想起导师跟她说的那些话,她不自觉地微微蹙眉。

芷若是个孤儿,自小在这里长大,她很希望能走到更远的地方去看看。

可是如果选择了史学理论这样的方向,她就再不可能离开峨眉……

如果选择跟从方教授学习考古学,她就不得不下田野调查。

每次想到这些,她都觉得很迷茫,就像定终身一样迷茫。


她和无忌自幼就认识,无忌被领养后,她也常常去他家玩。

他是她这二十年来最熟悉也是唯一熟知的男性。

她和无忌哥哥应该就是书上写的那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

芷若没有鼓起勇气接着想下去,她也深知无忌人缘极好,他一表人才又风度翩翩,这峨嵋书院的女生没几个不知道他的。更何况,那些女生里不乏两三个他的红颜知己。


思及此,芷若羽睫低垂,忽然有些困倦,便伏在了课桌上。

待她醒来,仍然没有收到无忌每天的例行问候……


她不知道,无忌这边武当文武学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那群蒙古大汉的头儿居然是个纤瘦的小白脸,站在人墙后面发号施令,汉族同学恨得牙痒。

无忌刚一下课连书都来不及收拾就被拽到学校操场主席台背后那片隐蔽空地去参加“决战”。


“来啊你们谁敢与他一战?”娘炮小子指了指身边的彪形大汉,冲着对面问道。

第一排男生齐刷刷后退了一步,还没问清战况的张无忌随即“脱颖而出”。


“宋师弟,你好歹告诉我他打赢了几个人啊?”无忌双手一摊,无奈地回头问他背后的奶油小生。

“我们已经全军覆没了,你是唯一的希望。”他耸了耸肩答道。

“那他们那边还剩几个?”无忌又问。

“这是第一个。”宋师弟回答。

“还有俩。”姓宋的学弟旁边的男孩补充道。

无忌顿时默然。


就在这时,蒙古小白脸又开始挑衅了:“我以为会是什么巨灵神将,想不到又是个白面书生,北武当也不过如此嘛!”

这句话一出口,轻而易举地激怒了无忌身后的那群汉子。

“你行你上啊别躲在壮汉背后,像个娘们儿一样!要不是那仨壮汉,老子一个人打十个你!”

“你知不知道站在你跟前的人是谁!整个学院没人能接下他三招!”


“给他一个支点他能撬动整个地球!”


这句一出,顿时鸦雀无声……

无忌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他物理系的学弟宋青书。


“好了,我知道情况了,多说无益,在下武当张无忌,得罪了!”少年抱拳,微蹙英挺的剑眉,拉开太极站姿。


大汉大喝一声扑向比自己矮一头的少年,而他身后珠圆玉润的小白脸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无忌,一双大眼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好奇。


========================================


之后芷若没有再想那些烦心事了。天边一抹斜阳即将西下,光线已不那么刺眼,她站在阳台上把刚洗好的衣服晾起来。

而就在她全神贯注踮起脚尖把衣钩挂在阳台简陋的横梁上时,楼下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口哨。少女一惊,双手颤抖了一下,挂在晾衣杆上的淡青色长裙就这样飘了下去。

芷若甚为懊恼,连忙扶着阳台护栏伸手去捞,但长裙已经从顶楼飘到了四五楼,她定睛去看楼下造事之人,不想又是那富家少年,顿时怒气一阵上涌。

少年跳进楼下的草丛,接住了她的长裙,也不说话,耀武扬威一般冲着她挥了挥。

不知是不是那一声口哨引来其他宿舍的姑娘站在阳台围观,芷若听到周遭一阵唏嘘声。


素手握拳,此人竟敢如此……她二十年来都没动过这么大的气,充其量只是不悦而已。


本来坐在屋里看书的室友也从两边寝室伸出脑袋来瞧发生了什么,她们看到柳眉倒竖的芷若,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芷若没有解释什么,疾步走出宿舍把门一关,飞也似冲下楼。


待她到了底楼,见那少年已经在楼下等候,他白衬衣上蒙了些尘土,面容似乎也有些疲倦。见芷若下来,他便双手捧着叠好的长裙送到她面前。

芷若见他没打算再戏弄于她,便还算客气地说了句多谢,接过裙子。

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这富家子弟,黛眉长直,睫毛纤长,眼梢一挑更是风情万种,俊俏得简直不像个男孩子,这人若是长发,定会被认为是个倾国倾城的姑娘……

且慢,他……他长得怎么这么像上午那赵家妹子。芷若轻颦,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较之赵家妹子是高了些许,莫非真是她哥哥?


“你可认识赵敏?”芷若没有拐弯抹角,开口问道。

少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芷若沉吟片刻,她一时间想问很多,却不愿和此人有过多瓜葛,便只留下一句“代我向她问好”。


看出芷若即将下逐客令,她冷淡的态度似乎令少年有些挫败,俊俏小生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可就在少女也打算上楼回宿舍的时候,她余光扫到了那人走路的步态……

她清楚地记得,初见时那人就是这步态,走路稍微有些摇摆,这种步态放在男孩身上确实活泼帅气,但放在姑娘家身上可就不一定了……她想起上午赵敏走路的样子,顿时生疑。


但这毕竟只是假设,芷若没有追上去打破砂锅问到底,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去把衣服重新洗一遍。

对于这个大胆猜测,芷若还是选择了默默观望。

 

【TBC】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