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子衿【第二章】(CP:芷敏/敏若)校园AU

【第二章】


作为一个历史系的学生,确切地说是一名在学风很好的学校里的勤奋学生,周末大多是泡在图书馆里的。

但是鉴于她一直想见的那个人只有周末才能被放出来透气,芷若只看了一上午书就开始收拾书包了。

看到旁边的贝锦仪学姐偷笑,芷若感觉脸上有点烧,匆匆忙忙转过身去。


她一出学校,就看到那人正站在学校门口的马路边上等她。

那少年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像他那些同校生一样肌肉嶙峋却也精壮匀称,星目剑眉,肤白却不显病气,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毫不逊色。

芷若一边细数着各个朝代的美男,一边走向少年。

“在想什么?”他的声音很温柔,也很符合当代流行的“暖男”标准……

“没什么,在背年表。”背年表……她暗自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有些心虚地别开了眼。

“既然已经出了校门,就不要再想课本里那些东西了。”他微笑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裤子口袋。


“记得今天有什么活动吗?”眼前什么东西晃了晃,芷若骤醒,面露歉意地接过他递过来的卡纸。

是音乐会的门票,她从年初就一直念念不忘的古曲音乐会。

“谢谢无忌哥哥!”喜怒哀乐鲜少写在脸上的她此时正由衷地笑着,细心地将两张票夹在随身携带的小记事本里,小心翼翼放进包中。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好了。”看到芷若这么高兴,无忌的心情也变好了。


他没有告诉芷若,最近武当文武学院里发生的一些烦心事。

先是学校里转来几个蒙古大汉,据说很有背景,在学校里寻衅滋事,他那些同学根本不是对手。

按理说学校禁私斗,汉族同学多有不服,规定谁去举报谁就是乌龟,非要分出个胜负这事才算了结。

于是重担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落在了张无忌的肩头。

理由大概就是他天资聪颖,武功足以代表整个武当文武学院最高水平应付各类踢馆,又是精通力学的物理系天才,他有一千种方法能实现四两拨千斤。


这牛皮吹得也太大了,思及此,张无忌无声地叹息。

他侧首看了看身边的芷若巧笑倩兮,便不打算提此事了。


============================================


无忌非常认真负责地把芷若送到了校门口,芷若想给他买点宵夜带回去,他只道不必。

她看了看表,武当文武学院对出入管制甚严,他再不回去恐怕要受罚,便满含歉疚地向他道别了。


她走在回宿舍的大道上,周末和周中没有什么不同,总有形形色色与她年龄相近的少女擦肩而过,有的去夜跑,有的刚下晚自习……

可她从没见过这种一圈女孩子对着某幢宿舍楼下的自行车位指指点点的情况。

那是一辆锃亮的黑色摩托,旁边站着一名身穿白衬衣的少年。

芷若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耳边尽是些姑娘们七嘴八舌的讨论。


她终于驻足,听旁边女孩说,这帅哥是隔壁武当文武学院的,来给转校生妹妹送东西。

她听到越来越多女生的幻想,幻想那人是自己的哥哥,幻想那人是自己的恋人骑着摩托带自己兜风,幻想各种各样出现在小言窠臼里的桥段。


可她并不在乎那辆摩托多豪华多新潮,也不在乎那少年究竟长相如何惊为天人惹得素来清心寡欲的峨眉女生大呼小叫。


她只是很在意自己内心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浓重的好奇心,隐约的不对劲,以及一点点莫可名状的愧疚。


少年转过身,冲着人群灿烂一笑,眨了眨右眼比了个再见的手势,发动摩托从另一侧的小道绝尘而去。

他模糊的俊逸轮廓以及自信的举手投足,惹得一群女孩再度惊叹。


芷若却蹙紧了柳眉。


招摇过市,哗众取宠,纨绔子弟,那些她几乎从未用过的贬义词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她一眼看穿了那人虚荣浮夸的目的,顿时对他不屑一顾。

她生气,大抵是因为周中那第一眼的好感。

紧接着,她脑海里骤然冒出另一个更不可思议的句子——

一片冰心喂了狗。


这突然发酵的反常怒气,却只能令她更为困惑。


【TBC】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