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本命年终

很少写这种总结,不过今年还是蛮多值得纪念的事情的。加上晚上跟人话不投机半句多了,直接发lofter好了。
本来我挺不迷信的,但是有个很好的朋友送了我一串红手链,我开始稍稍在意这件事。
小心翼翼地过了这么久,眼看本命年即将过去,终于在阳历最后几天遇上了此生最大的坎。

年初检查出来的结节在年末发生恶化,我切除了整个甲状腺。

24号住院,连续抽了十几管血,差点晕在护士台。
25号12点被推进手术室,脚踝扎了一根静脉留置针,疼得不要不要,然后就是麻醉,面罩一戴我就昏了过去。脑海中循环播放着the glitch mob的fortune days,复苏之后已经下午六点了。为了保证不睡死过去,我得强行睁眼两小时。麻药效果渐渐散去,刀口越来越痛,痛到生理性流泪。
我问老妈切了多少,老妈说冰冻检验结果不好,医生全切除了,免得之后再长还要开第二次刀。
那天晚上,老爸的大手一直攥着我的手。我觉得我找回了消失了十几年的父爱。
被脖子剧痛折磨着的我一直在想,年末发钱,该给爸妈买点什么。
26号打了一整天吊针,27号拔了引流管,我终于不用抱着装组织液的壶瞎转了。
今天白天铁定又是一通吊针,不过我恢复得很快,应该快出院了。
狐狸麻醉师打完电话还一直微信我,跟我交代各种术后注意事项,我满足极了。
然后,我想走了。我想离开这个国家了。就是因为这句话我跟人话不投机,我说这国家很多决策简直煞笔,不知害死多少人,别人跟我说人命自古贱;我说甲状腺病变全国爆发当局者一言不发,雾霾越来越严重,只闻警报没见治理,别人问我那有什么卵办法。
所以我还说个卵。出差也好,留学也好,让我亲眼看看天下乌鸦一般黑,死了这条心,而不是坐在这听人跟我bb国内国外都一样。

虽然2015年发生了各种事情,但是都没这几天发生的值得纪念。

给大家分享几点,如果你的甲功正常,不要再吃碘盐,节制吃海产品。就算结节十有八九是良性,剩下的那一二就是早晚做手术。
然后如果你在污染严重的城市,记得出门戴口罩,不出五年呼吸道疾病又要爆发,那就更不是开玩笑的了。
最后祖国的医护人员真的很良心,在国外公费医疗要排队的,不致死的病会被放着,一放几个月。而国内的外科医生周中从早晨8点上到晚上8点一天三台手术,周末都要查房换药,护士干活都是一路小跑,拿着那点可怜的工资在岗位上拼命。为什么医生要开那么多药,因为在中国人力不值钱,药品器械奇贵,医院的绩效工资都是靠这些提成。医生要什么绩效工资?又不是销售,发基本工资就好了啊。但是因为税钱被吃光了剩下能投给医疗的钱实在太少了所以要从医院运营里抽钱发工资,才搞什么绩效工资。体制不健康也就罢了,同样也是被吃得没剩多少的医保这不给报那不给报,看病就烧钱,老百姓怨声载道。这才是药商和器械商富得流油,没良心的医院富得流油,有良心的医生穷得吃土的根本原因。
穷吃土也就罢了,医生还总被砍。
加上舆论导向全是挑拨医患关系的,越来越少人愿意从医。

我也不算愤青,这都是我作为生在三线城市奋斗在一线城市的小民的所见所闻。多的不说,你们都懂。

评论(9)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