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情感分析算法技术lo主,专攻female&female方向

【少女歌剧·迷宫组】Génie dans une bouteille(1)

灵感来自最近的阿拉丁神灯官粮。

真矢绝对攻。克洛迪娜满篇的小心思。

我必须要吐槽一下跳舞太难写了我想写打架……这动作描写我真是写哭了,简直是堪比开车的难度。

OOC都是我的锅她们很可爱和她们没关系!!!这篇大概分上中下,但不排除被我搞成一二三四的可能性……取决于车厢有几节。


【Génie dans une bouteille】(上)


樱色的唇贴着高脚杯口,金发少女靠坐在床头轻抿温热的红酒。

微风吹拂着她身旁的纱帘,双眸望向窗外镀着一层黄昏余晖的建筑,找不到焦距。


放假第一天,圣翔音乐学院平日熙熙攘攘的走廊此刻已然空荡荡。而少数放假没有立刻回家的学生里有西条克洛迪娜,这件事足够令同期瞠目结舌了。

克洛迪娜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不想回去,只是不甘心罢了……

这个学期又是同样的结果,甚至更糟。就连她素来引以为傲的数学都以一分之差输给了那个女人。

她知道自己不该找什么借口,只有自己才是最该被责备的那个人。但除了这件事以外,她心底还有一个解不开的结,令她难受得无法呼吸……


是的,她收到了所有人的道别,唯独缺了那个女人。


克洛迪娜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总是因为一些细枝末节影响心情,最可恶的是仔细一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全都和某个人有关。

秀气的眉峰微微蹙着,克洛迪娜决定亲自了结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她起身将空杯放在窗台上,从床边抄起毛巾挂在脖颈上走出了房间。


夜幕降临,金发少女一个人走在没有开灯的回廊里,径直朝着舞蹈房走去。说来可笑,就算事先没有任何交流,她都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能找到那个让她无比在意的人。

不知是不是方才那杯红酒的量稍微大了些,还是自己饮得太急,克洛迪娜总感觉自己的脚步像踩在云朵上一样,意识也变得有些飘忽……

她靠在舞蹈房门口的墙边,扶着开始发汗的额头平复着呼吸。糟糕透了,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像是被火燎过一样发烫。真的要顶着这副狼狈模样去跟那人说话吗…?克洛迪娜闭上双眼烦闷地咬着下唇。


舞蹈房里放着悠扬的音乐,门外的金发少女忍不住透过玻璃望入室内……

纤细修长的身影倒映在克洛迪娜酒红色的眼眸中。她流畅的动作,她曼妙的曲线,她的神态,她的美。

她是天堂真矢,那个西条克洛迪娜拼尽全力都想要克服的人。


不由自主推开门的瞬间,金发少女已经知道自己又输了一次。她本想用主动道别来告诫自己不要再沉溺于对方,然而此刻那些早已准备好的台词一瞬间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真巧啊。”克洛迪娜白皙的脸颊上泛着明显的红晕,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一时失语的尴尬。

“是啊,西条同学没有回家吗?”真矢停下了动作,一边擦着额角细密的汗珠一边迎向门口。

“……父亲临时出差,明天才能来接我。”临时编的谎令金发少女的脸色更红了些。

真矢点了点头,望入克洛迪娜的眼眸……


平日锐利的眼神此刻带着暖意氤氲雾气,醉人而不自知。


“你喝酒了?”褐发少女柔声问道。

见瞒不过,克洛迪娜偏过头去应了一声:“嗯,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既然如此,我们回去吧。”真矢将毛巾搭在肩上,回身去拿水杯。

忽然,她的手腕被身后的金发少女一把拽住……


“不行。我今晚还没训练。”她垂下酒红色的眼眸,长而卷翘的睫毛将迷离的目光切得更为细碎,难以分辨情绪。

褐发少女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这样的状态太容易受伤了。”


“只有你想放手的时候我才会摔倒吧。”克洛迪娜抬起头,唇角勾起的弧度带着些许无奈,“让我尽兴跳一次。”

紫水晶般冷艳的眼眸与金发少女对视着,真矢沉默了片刻,轻叹一声牵起了她的手:“真拿你没办法。”


“我又不会给你添麻烦。”克洛迪娜补了一句,脸上红晕一丝未褪。

褐发少女没有接话茬,只是停在窗边松开了她的手腕:“先做拉伸。”


金发少女也没有再多言,双手扶着真矢的腰,修长的腿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她的站立一字马娴熟而标准,真矢的眼神中满溢着欣赏,可紧抱着对方纤腰的克洛迪娜却看不到。

“会痛吗?”褐发少女扶着她的大腿稍微施力拉了拉。

“你以前没这么多话。”浅金色的睫毛掩住了酒红色的双眸。

“西条同学以前也没喝这么多酒。”真矢淡然地回应道。

“……你这女人,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金发少女将双臂收得更紧。


克洛迪娜知道,她内心那些被压抑的情绪已经开始以令人恐惧的速度随着那杯热红酒发酵……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不确定自己这种状态会跳成什么样,搞不好会丢人丢到这辈子都没脸见真矢。


真矢挑了一首稍微舒缓些的音乐,回身执起克洛迪娜的柔荑,揽着对方的柳腰与之起舞。夜晚静谧,月光照进没有开灯的舞房,窗外依稀可见两名绝色少女曼妙的身姿。

时常一起训练的她们对动作要求都极高,尤其是克洛迪娜在真矢面前自我要求更是严苛到一丝不苟的程度。可今天的克洛迪娜与平日明显不同……

金发少女的呼吸比平日沉了些,步法虽然不乱却略显随性,腰肢动作幅度更大了些,少了拘束反而变得更加柔美。而真正打乱真矢节奏的,是她们之间的距离与克洛迪娜的眼神。


每一次真矢将舞伴拉回怀中,她都几乎紧紧倚在自己怀里。

鬓边的几缕金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绯红的颊边,略深的眼窝为酒红色的眼瞳打上一层阴影,神秘而魅惑。

音乐停下的瞬间,混血少女抬起头望着紧紧揽着她腰肢的真矢,眼神中氤氲着浓烈到无法忽视的迷恋……


接着,一丝惊讶在冷紫色的眼瞳中晕开——

克洛迪娜收紧了环着舞伴脖颈的手臂,双唇轻轻擦过了对方的唇角,在真矢的颊侧印下一吻。


舞房静得诡异。

真矢小心翼翼地松开了金发少女,她在那双逐渐清明的酒红色眼瞳中清楚地捕捉到了慌乱……


克洛迪娜的酒醒一半。她从来都读不懂真矢眼中的情绪,此刻更甚。

金发少女的心底顿时泛起一阵难以忍受的苦涩……斗嘴也好揶揄也罢,怎么都好过此刻这种相对无言的尴尬。

她终于亲手毁了这段理应美好的关系。思及此,克洛迪娜纤细的眉化开哀婉的弧度,无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出乎意料地,真矢低下头轻笑了一声。


“晚了。再跳一首就回去。”说完,褐发少女转身去拿手机挑曲目。


前奏响起,真矢迈开一步回到克洛迪娜的身前……


“Genie in a bottle.”金发少女听着音乐前奏喃喃。

“Genie in a bottle.”真矢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拉进怀底,低声重复道。


【TBC】

评论(8)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