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情感分析算法技术lo主,专攻female&female方向

(娱乐无根据瞎猜向)我跟你们讲我在该隐的墙上找到玛利亚了!!!该隐城堡墙上画像的大多数人都是有对应的,没道理我们实锤血族玛丽苏师姐不在墙上啊。本着师姐一头极浅色头发的原则,大部分人都被排除了唯独……对!!!这个小Baby!这个抱着小宝宝的女人戴着皇冠,她应该是安娜丽瑟继位之前的女王。而旁边这个女人正是安娜丽瑟,玛利亚是安娜丽瑟的远亲,可以这样(瞎)猜出以前的故事:

迷宫之血被拜伦维斯叛徒学者带到原本已经存在多年的该隐城堡,城堡贵族诞下一代迷宫之血的试验新生儿,从这一代开始自称污秽血族。这些孩子里其中有两名女孩血统最为纯正,也许是堂姐妹或表亲,抑或血亲,这两个该隐姐妹一个是安娜丽瑟,完全成功的不死生物,另一个就是照片上戴着王冠的女子,她体内流着迷宫之血,但并不如安娜丽瑟那么成功,仍是一个有限生命的人类,可她运气好,顺位继承了女王。之后前女王诞下了玛利亚,可小玛利亚在该隐的生活并不开心,母亲与小姨为了权力勾心斗角,前女王认为自己的女儿才是顺位继承人,而安娜丽瑟则认为自己是不死之身当然应该由自己继位女王才能让该隐走向繁荣。后来安娜丽瑟设计害死了姐姐坐上女王宝座,而玛利亚则逃出了城堡,拜师格曼成为猎人。

这样的瞎猜符合了玛利亚故事里的很多矛盾点:1.玛利亚之所以在该隐死敌治愈教会的最高建筑星辰钟塔出现,且从始到终没有表现出对教会的憎恨,因为教会不是把她赶出城堡的罪魁祸首。2.玛利亚之所以憎恨嗜血的同族远离血液的诱惑因为追求血与权力的安娜丽瑟给她的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然后这种瞎猜的另一种根据:玛利亚一身该隐贵族的衣服还拿着一把该隐系武器落叶加该隐神枪伊芙琳,也就是说她拜师格曼的时候这一套装备已经成型了,所以格曼是捡了个现成的神装天才少女。如果先拜师格曼,想要回该隐找工匠制作这些装备恐怕就很难了,毕竟格曼是劳伦斯的老相好(什么鬼),自己徒弟是血族还要回家找工匠打武器而不用教会工坊那些,这不是摆明了自扇耳光还要顺带扇劳总的脸吗。


而且这样的补完比较符合时间线,威廉大师刚刚名噪一时的时候,那个学者就叛逃了拜伦维斯,不然威廉大师不会和劳伦斯说“好啊好啊,你‘也’打算背叛我吗劳伦斯”,这句话说明以前已经有人背叛过他了。(严重反对主流分析说米克拉什比劳伦斯先离开拜伦维斯,仔细看看物品描述也知道月之学会和圣诗班都是治愈教会的分支,说明治愈教会是先于月之学会的存在。那么叛徒只能是那个不愿意透露姓名,把迷宫血带去城堡的学者了。)


最后脑补了一下幼年玛利亚,可爱到落泪啊!


莲恩医生:前些日子去该隐城堡调研,看到了玛利亚小姐幼年时的画像……煞是可爱。

玛利亚:自作主张,独身一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说该罚不该罚?


……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