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血源大师姐白医生推;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血源诅咒】Mon cœur est noir(后篇章四)CP:玛利亚x白色教会医生

最近也是一边更新一边疯狂掉粉,估计我的玛丽苏令人绝望2333虽然粉掉得多,可我写得爽啊!
不行不行我真的不知道咋回事……师姐这个人设,真是适合各种土味玛丽苏而且效果还可好。我只要想到她满脑子就都是那种没智商的玛丽苏剧情。医生的人设也是特别小女人,长这么大第一次写这么小女人的角色,配上玛利亚简直就是GL版本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最该死的是我写得特别乐在其中,她俩联手对我进行了降智打击,我甚至不想进展剧情就想写她俩互撩……可怕……一想到后续光这一晚上就有两三段互撩我就……一想到医生渐渐放开了,开始反撩师姐我就……不说了不说了看文看文。

【4】

说起莲恩对于晚宴的准备,坦尼娅都觉得好笑。教会医生回值班室脱下手套摘下兜帽重新编了一下辫子,换了套洗净的白色制服蹬上高跟鞋,满共花了不到一刻钟。
出门之前她终于想起什么,匆忙跑回镜前补了一下口红,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出值班室。
“要死,蹬着这破鞋走过去我腿会断掉吧。”她一边锁门一边自言自语。
身旁的黑衣女猎人忍笑说:“我已经给您安排好了马车。”
女医生的动作停顿下来,她抬起头望着坦尼娅,前一秒还一脸不快,后一秒已笑逐颜开……
“你可真是大救星。”说着她欢快地走下了实验大楼的阶梯。
看着教会医生扶着楼梯扶手提着裙摆的背影,一个从未出现过的想法飘过坦尼娅的脑海——客观来讲,莲恩医生笑起来是蛮可爱的。

===

治愈教会主教劳伦斯的住所并不能称之为一座房屋,从占地面积来看,这甚至可以媲美周边的小教堂。
坦尼娅回过头来,鞠躬向马车里的白衣女子伸出手。莲恩的纤纤柔荑搭在她戴着白色手术手套的手上,提着长长的裙摆小心翼翼地走下马车。
坦尼娅并不是没有好奇过莲恩的身世,她虽然对所有情绪都不加以掩饰,可认真起来却也可以做到优雅得体,如上午对传令员彬彬有礼的回应;如此刻,把一身工作服穿得像套晚礼服。
莲恩半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垂下,显得那双灰眸神秘而绚丽。
“今天谢谢你了。”她的道谢礼貌而真挚。

女猎人自然想揶揄她,是不是明天亚楠的太阳要打西边升起来,连莲恩医生都不噎人了。可说不上为什么,坦尼娅忽然有些舍不得破坏此刻的气氛……
她松开莲恩的手,向她行了一个教会鞠躬礼:“莲恩医生客气了,能帮到您就好。”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莲恩挽着鬓边的发丝莞尔而笑,“今晚有空接我回去吗?”
刚刚直起身的坦尼娅看得入神,正准备应下来,就看到一名身材高挑的女猎人走过来驻足在医生的身侧……

“不必麻烦坦尼娅了,我会送你回去。”银发女猎人的手搭在了医生瘦削的肩上,目光则直视着坦尼娅的灰绿眼眸。
教会猎人不以为意地点点头:“那就谢谢玛利亚小姐了。”
但是女医生却彻底僵住了,坦尼娅从没见过莲恩如此紧张尴尬过……大概她压根没想到玛利亚也会受邀参加晚宴吧。想来剩下的事情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坦尼娅和两人告别之后就背着巨剑回马车上了。

“莲恩医生?”银发女猎人仍没有把手收回来,直到医生紧张地转过身与她目光相接。
“玛……玛利亚小姐?你怎么……”莲恩紧张之余还带着羞赧与甜意。
玛利亚勾起唇角给了对方一个安慰的微笑:“师父是劳伦斯主教的旧交。”
医生的心跳终于渐渐正常了下来,她们这才比肩走进了庭院。
“玛利亚小姐认识坦尼娅?”莲恩疑惑地问道。
玛利亚点点头:“是个身手不错的猎人。作为你的护卫而言,我挺放心的。”
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问题,可医生总觉得哪里让她不舒服,心口像是堵着一把茅草。

“没想到我会来?”女猎人侧首望着身旁的白衣美人。
莲恩挽着头发轻声应着。
玛利亚将翠绿色的眸子转向前方赞美道:“你挽头发的样子真美。”
医生的动作僵了一下,顿时满面绯云……可紧接着,玛利亚轻叹了一声:“让人时常想要独占这份美。”
莲恩顿时又紧张了起来,她抬头望着玛利亚,女猎人也望入她不安的灰眸中,帽檐下的神情温和淡然。
“我……”莲恩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周围没有别人才低下头细若蚊呐地说,“我当然……只是玛利亚小姐一个人的……”
“哦?那确实是我的荣幸。”纵然女猎人英气的细眉藏在帽檐阴影里,莲恩仍能看得出她挑起了眉梢。
那一刻莲恩确信,作为猎人,眼前的女子一定是精英中的精英。就算不能和她建立此刻这种暧昧亲近的关系,她也会心甘情愿成为对方的猎物,哪怕被掠夺得一无所有,她仍会甘之如饴。

她们并肩走过庭院的小道,远处的侍者为她们打开了大门。主教大人的房屋灯火通明,莲恩瞟了一眼灯焰的颜色,喃喃道了一句“真奢侈”。玛利亚侧首疑惑地望着她,莲恩似乎很乐意给她解释,不想却被身旁不知什么时候窜出来的男人捷足先登——
“通过灯焰的颜色可以粗略辨别燃料成分,通过气味自然也可以。”蓄着一头小卷发的男子面貌清秀,然而阴郁的眼神和唇角诡异的笑却令他的表情显得阴森可怖。
“受教了。”玛利亚礼貌地向他点头,顺便打量了一下他的衣着。拜伦维斯学生制服,看来此人也是莲恩的同学。
教会医生似乎并不待见眼前的男子,连招呼都没打算打,但对方却还是开口了:“莲恩小姐还是这么冷淡啊。是因为我打扰了你回忆基础知识了吗?”
玛利亚稍稍低下头,帽檐掩住了翠绿的眼眸。她开始怀疑是不是拜伦维斯出身的人说话都这么尖酸刻薄。
“正如米克拉什先生所说,如果我正抱着五百多页的化学书怀旧,恐怕你就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了吧。”医生转身对他微微一笑,笑容假得不能再假。
米克拉什大笑着,一边捂着脑袋一边摆手:“莲恩小姐果然一点也没变!看你这么有精神我也就放心啦。”
说着他拍了拍莲恩的肩膀,而莲恩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变暖了一些。就在这时,正在闲逛的卡里尔也驻足加入了他们,招呼端着香槟的侍者过来。

玛利亚见眼前都是些拜伦维斯的毕业生,便拿起一杯酒礼貌地推诿,走向格曼和路德维希那边。而令她意外地,白衣女子也马虎地应付了两句跟到了她身侧。
“不和同学叙叙旧吗?”玛利亚走到墙边驻足望着医生。
“没什么好叙的……以前在拜伦维斯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这张脸他们早都看烦了。”莲恩藉着灯光仔细打量着玛利亚清瘦优雅的容颜,不自觉地勾起唇角。
玛利亚垂眸一笑,轻抿了一口酒,在杯口印下了深红的唇印……末了抬起眼望入莲恩出神的灰眸:“我倒觉得莲恩医生这张脸挺不容易看厌呢。”

莲恩闻言雾蒙蒙的灰眸失控地轻颤,她微张着色泽鲜艳的唇,叹息中带着些许按捺不住的喜悦:“玛利亚小姐……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跳动的烛光映得白衣女子发丝的色泽又暖又浅,白皙的脸上浮起红晕,令玛利亚险些以为面前站着的只是一名平凡的美丽女子。
余光瞟到不远处向她招手的格曼,玛利亚朝他和路德维希举杯微笑。
“失陪一下。”她用尽全力将目光从莲恩的娇颜上移开,迈开步伐走向了觥筹交错的人群。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