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血源大师姐白医生推;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笠尼”之于我

今天有些浮躁,静不下心来做事。胡乱写点感想然后再继续好了。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好朋友的笠尼文,讨论的时候她跟我谈到她觉得三笠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会如何。

我恍然间发现OOC与否这个问题我已经很久没有考虑过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因为懒得做人设所以一直拿着笠尼当自己的人物在玩。


前几天漫画103话韩肉出来的时候我快难受死了,半夜起来刷贴吧看更新了没有。出去和朋友吃饭人家说我"as if you saw a ghost",因为那时候我刚好看到一个制仗机翻写的艾伦说这水晶跟阿尼的一样,咬一次不行再咬一次就行了。贴吧铺天盖地说阿尼已经被韩吉吃了被阿明吃了被艾伦吃了,我那两天的心情就跟哔了狗一样,还好学业巨忙让我没空集中精力难受。

于是我开始反思到底为什么我的反应会这么大。


其实当初我萌夜碎的时候也和现在差不多,能走出来多半也是因为物是人非耗尽了感情,加上爬墙了,最后碎蜂已经完全官方带头OOC我也没有多激动。

但是阿尼不一样,如果真的坐实阿尼被啃了我怕是要哭好几天然后把所有文都删了才能冷静下来。

我已经没办法再像喜欢阿尼一样喜欢一个角色了,我不敢了。

阿尼是最后一个我愿意devote的动漫人物。


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对一个我无法掌控命运的角色太过依赖,我开始试着转移注意力去创造自己的角色,莲恩和坦尼娅就是这样诞生的。

每个人的创造过程不一样,我从同人往原创转的过程比其他写手艰苦很多,首先我做不到在没有具象化一个角色之前就下笔去写,我必须画出来才能写下去。其次,我太慢热了,我必须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去和角色磨合,努力去喜欢她(对的现在的我真挺难喜欢“他”的,更别提自己创造的了),才能真正开始写自己脑内那些故事。

而我和笠尼这两个角色,一起生活了四年半。

我只要有点空闲和状态都会码字画画,提笔第一反应就是画阿尼。

她们对我来说跟我的亲朋好友是一样的存在,我有什么脑洞和设定都会和她们分享。[所以也苦了我们的阿尼小朋友,因为我如此elegant(???)所以她总是在各种故事背景里被蹂躏]


莲恩和坦尼娅从某方面而言,是我自我保护的产物。因为我很害怕自己在失去阿尼的时候崩溃,然后就此失去了写作的能力。

当然说她们是备胎太过分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试图从零开始塑造人物的性格,她们未来也必然会成为我原创文里的主角。不过进军原创对我来说还是太早,我还不愿意踏出现在的舒适圈,毕竟写文目前对我来说还是一项休闲活动,开心就好。


有不少朋友说我也太长情了,四年半还在笠尼坑里趴着,一点挪窝的趋势也没有,怎么拉扯都不愿意爬墙。

其实不是因为我太长情,是我在“笠尼”这个tag上投入了太多的感情,抽身对我来说跟戒烟也差不多了。我自认在笠尼坑里仍是一个高产写手,很多人觉得我经常坑文怎么还在不停开坑,那是因为没看过我的Evernote有道云笔记Bear和我的实体笔记本。我两万字以下没有放出来的脑洞不下十个,说实话我已经很克制自己了。

没人知道,那些读者看得湿了眼眶的片段是我哭得死去活来边哭边码出来的。如果自己都不投入感情,笔下的文字是不可能打动读者的,至少我现在的段位做不到闭着眼睛写都能让人感动。


如果可以不这么喜欢她们,我也想。

每个月张嘴等喂屎真的是够够的了;每个月6号到8号觉都睡不好;每次一看到阿尼周边我的手就开始掏卡包,生怕错过了悔三年。

当年笠尼出外传的时候我真的整个人都在唱感恩的心,喜欢到这种程度我自己也很无奈。


但事实上我已经砸进去不可数的时间在“笠尼”这个tag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


好了我跟你们说,最近暗荣出的进巨2游戏是全平台的,可以控制阿尼,还能变女巨人。3月20日发售。我已经掏腰包预订了switch平台的,阿尼有个机车装皮肤,三笠还要出一个忍者皮肤。

另一套更搞笑,旗袍笠和偶像尼,暗荣真的不知道哪根神经抽到了搞一个“阿尼爱你哟比心”的皮肤,虽然我满脸嫌弃但是还是打算买!买!买!

不说了,我已经构思了忍者笠x机车尼执行任务的脑洞了。


那啥……医生,您看我这病还有救么?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