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血源大师姐白医生推;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请不要把同志想象得过于美好

我们的思想要正确,五好青年行文都用同志代替了敏感词。

大概是高中的时候吧,我在学校门口买了第一本BL月刊杂志,解锁了腐女称号 。当时我迷上了冢不二,到处找他俩的同人文,其中不乏很多精品。到了大学,我又入坑GL了,并且不再光是看,而且开始写同人文了。

高中的时候觉得年轻英俊的少年真好啊,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像迹部景吾那样家里还很有钱的,简直完美。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玛丽苏,只觉得看这样优秀的人在一起福至心灵。

但是渐渐地,我长大了,随着与自己逐渐深入地沟通,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有察觉到的秘密。这些秘密给我带来的往往不是轻松愉快,而是压力与痛楚。


我看过很多同志的小说,主角基本都爹不疼娘不爱,似乎父母的忽视是把人的掰弯的罪魁祸首。

可事实上我认识的很多朋友ta们都不缺爱,父母也没有离异甚至感情很好,只是有一些人的父母一方给得很多,一方基本放养。事实上,造就同性依赖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异性的极端不信任。

为什么大部分写手写的同志小说在真正的同志眼中滑稽可笑?因为写手不是同志,做不到感同身受,甚至只想写到自己爽,这和看爱情动作片的出发点也八九不离十了。


在亚洲,同志大部分是隐忍的。ta们表面上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偶尔会被同学同事猜猜性取向。ta们知道,但是ta们保持沉默,因为公开出柜是一件没有任何收益的事情,甚至会蒙受损失。

只要你不说,你就还是个普通人。

其实同志的理想也很简单,当个普通人。


这就是为什么同志反感这个群体被过度美化的原因。因为大家都是普通人,不希望被人贴上“同志都这么丑”,“同志都这么low”,“同志都这么乱”这类标签。

很多人能接受两个英俊少年在一起亲密合照,放到现实中,如果是两个“中年油腻大叔”求祝福,就会让这些人发出“好恶心”的评论。这就是典型的双标。

英俊少年有一天也会老去,荷尔蒙看客们只会去寻觅下一对英俊少年。有天他俩变成了油腻大叔,再发一张合照的时候,怕是又会有一群人在下面喊“好恶心”。

同志不能变胖,同志不能变丑,一旦不合看客心意,就是恶心,哪怕人家没有打算要秀恩爱,只是想做个纪念册,都会被围观的看客指手画脚。出了柜,就连当一个普通人的权利都没有了,每天只能年轻美貌睿智优雅。

举个例子,有个玩笑大家都应该听过——

“你看iphone会被掰弯,还不是因为苹果CEO都是弯的,哈哈哈哈。”

我们不说有没有恶意,就连库克这样优秀的人都无法幸免被人拿性取向开与他相关产品的玩笑,那些远远不如库克优秀的同志,怎么敢出柜。做错了事,还不因为你是弯的。


同志这个群体,不是个顶个都是常春藤毕业,不是个顶个都家财万贯,也不是个顶个都高帅白美。

ta们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加班到深夜,为了省点钱不打uber骑着共享单车回到廉价的出租屋,冬天连空调都开不起,只有在开门的时候看到自己深爱的人在桌前捧着一杯热汤等ta的时候,才会感觉到幸福。

ta们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天还没亮就爬起来,用蹩脚的发音练习着英语,只想给自己和深爱的人找一个宽松些的生存环境。

ta们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哭泣,因为丢了提包,这个月攒不够去看对方的路费。

ta们是转身就消失在人海中再也挑不出的普通人而已,平摊百分之二社会资源的那百分之九十八的普通人而已。


Ta们和你们头顶着同一片天,过着和你们一样的生活,请不要用你们的想象力去打扰这个群体,给ta们松松绑。不打扰,就是最大的宽容。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