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大剑同人】高山仰止(CP:食尘者卡桑德拉x爱憎的罗克珊)

“No.31乌拉诺斯……No.9纳丁……No.5伊丽莎白……不对,前No.5。”银瞳里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下一个就是她了。”


双马尾女战士望向远处高山上朦胧的身影,她闭上双眼,试着去感知对方的气息。

“这就是绝对的强大吗,无法撼动……真是迷人啊。”女子唇边挂着迷醉的微笑,喃喃自语。


爱憎之罗克珊,任何一个与她共事过的大剑都知道,这个名号是恐惧的代名词。

被她盯上的人,被其超越的瞬间,就是死神降临的预判期。


同期私下议论纷纷,不知道这次被盯上的人能撑多久……

无名号的No.1,卡桑德拉。


罗克珊怎么都不会想到,卡桑德拉会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

只是因为她说了一句“因为憧憬你所以换了左手持剑”,卡桑德拉就羞红脸别开了目光。

什么嘛……一点No.1的架子都没有。罗克珊这样想着,掩口一笑。


个位数的大剑很少能分到同一组任务里去,尤其是卡桑德拉,经常被组织单独派出去猎杀觉醒者。

可罗克珊每一次都会快速解决手上的事,赶到卡桑德拉所在的片区和她见面。


彼时的她们,就像是热恋一般。

罗克珊很少发自内心地赞美别人,多半是为了达成目的而阿谀奉承……可当她执起卡桑德拉的“神之左手”时,却是发自内心的激动,甚至浑身都在颤抖……

“多么美的手啊,就算是被它侵入……甚至被它贯穿,我都心甘情愿。”妖冶的红唇触碰着修长的手指,舌尖湿柔的触感令卡桑德拉触电一般紧张地抽回了手。

她们面颊通红彼此对视着,卡桑德拉脸上是羞赧的绯红,而罗克珊则是情欲的潮红。

不出意外地,卡桑德拉再次率先败下阵来,移开了目光。

罗克珊抚着她的面颊转向自己,微笑着凑到她唇边轻声问:“怎么,我就这么不堪入目吗?”

卡桑德拉慌张地后撤了一步摇头否认:“没…你很美……你太美了。我…第一次遇上你就觉得很不好意思。”

束着双马尾的女子笑得很魅,再度迫近了卡桑德拉。这一次,罗克珊没有给对方逃走的机会,把短发女子压在了树干上,狠狠吻住了她。

……


No.1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是这有力的手腕,还是这柔韧的身体?什么嘛……忽然间,什么也不想知道了呢。

罗克珊轻抚着怀中女子如精灵一样的尖耳朵,忍不住低头去亲吻。

她披散的卷发轻扫过怀中人的脸颊,看卡桑德拉像小猫一样闭了一下眼睛,罗克珊又笑了。

想不到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里,还会有这样的风花雪月。


“有时候都有些担心,会不会太激烈,你就这么觉醒了……”卡桑德拉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了罗克珊丰满的胸部。

罗克珊抱紧她,忍俊不禁:“那,如果是你觉醒了,会不会吃掉我?”

卡桑德拉抬起头,迎上她炽热的目光:“会。”

“我遇上的觉醒者都说我们的肉可难吃了。”罗克珊抵着她的额头逼问,“你还会吃?”

卡桑德拉笑得像个孩子:“吃啊,是罗克珊的话,无论多难吃我也会吃光的!”


罗克珊依然记得那时她们相拥着开怀大笑。她是第一次遇上愿意和她一起开这种恶趣味玩笑的人,毕竟其他同伴对“觉醒”这个词避之不及。


令罗克珊从上瘾的情欲中醒过来的,是卡桑德拉的孤独。

卡桑德拉从来不让任何人和她并肩讨伐觉醒者,哪怕罗克珊认为她们分明已经亲密到不能更亲密了……

“卡桑德拉,我不插手,我会乖乖在你旁边看着你战斗的。”罗克珊牵着卡桑德拉的左手,用撒娇的声音央求着她,可卡桑德拉还是摇了摇头。

“真小气啊……”双马尾女子甩掉了她的手,转身离开了。

感觉到她的气息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卡桑德拉才松了口气,继续向觉醒者的方向前行。


……


一路模仿着卡桑德拉妖气跟踪着对方的罗克珊,在偷窥到卡桑德拉真正的战斗之姿时是诧异的。

接踵而至的感情,是激烈的惊喜,熟悉的欲望,以及她最不想承认的……臣服。

能够创造出这种战斗方法的战士,究竟拥有多么优异的直觉、剑术、平衡力,罗克珊在自己的词汇里搜寻着各种各样的形容词,却发现它们无一配得上卡桑德拉的英姿。

是啊,卡桑德拉那伏于地面上游走的身影,是她见过最美的战姿,凶险残酷,无论遇上实力多么强劲的对手都能做到从容压制……


孤高?优美?光辉?神秘?玲珑?

哪一个都很接近,哪一个又都不足够。

没有任何现存的辞藻适合这名完美的战士。


“啊,对了……这个如何呢?听起来既合适,又响亮。”那是罗克珊迎接凯旋的卡桑德拉时赠给她的礼物,甚至算得上是她谥号——


“食尘者。”


这一次,罗克珊丢下这个称谓,离开了卡桑德拉。

她并没有去模仿这个技能,虽然无论多少次她都会不屑地说自己才不需要那种羞于见人的技巧,可只有她自己明白,如果不是卡桑德拉就不行……只有卡桑德拉能以完美之姿施展这一技能。

爱憎之罗克珊,唯有在仰望卡桑德拉的时会心甘情愿低下头。


这无聊的人生,从开始就在与噬人妖魔不停地战斗。赋予的那个数字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她背后那些被超越者的尸体又有什么意义呢。

觉醒有什么意义呢,死亡又有什么意义呢。

成为No.1有什么意义呢。


占有卡桑德拉所有情绪,是罗克珊存在的全部意义。


她的快乐,她的欲望,她的羞赧,她的战意……卡桑德拉的一切,罗克珊不容与任何人分享。


所以在那个新晋No.35拥抱了卡桑德拉的瞬间,隐匿在丛林中的罗克珊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气息……

她听不到她们说了些什么,只能看到卡桑德拉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

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划过了罗克珊眼下那颗泪痣。


那是罗克珊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落泪。

罗克珊的爱能有多么疯狂,罗克珊的憎就有何其恶毒。

所以她报复了那个她连姓名都没有过问的No.35……


另外两名同伴站在罗克珊的背后,颤栗地看着眼前正在进行的虐杀。

她们被罗克珊勒令不许有任何动作,只许看,目不转睛地看……

双马尾女子背着大剑,丝毫没有上前救助的意愿,只顾跪在地上狂笑。

“喂,你们不觉得很好笑吗!这就是弱者啊,哈哈哈哈!弱者怎么配与强者为伍!”罗克珊指着被觉醒者五指刺穿的女战士,转身对另外两名大剑吼道。

已经被哭喊声吓傻了的她们犹豫着,晃动着僵硬的脖颈,微微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手脚,再接下来是小腿和手臂,觉醒者一点点折磨着那个女战士……

“喂!我说你!”罗克珊的银瞳里闪耀着癫狂的光,唇角挂着恶毒的邪笑,“觉醒啊,觉醒了你就解放了啊!为什么还坚持着这副模样,真是滑稽可笑啊!”

“卡桑德拉……不会喜欢我那副……妖魔的模样啊……”女孩忍着剧烈的痛楚,一边被觉醒者撕裂,一边用尽自己最后的生命力微笑着说,“像你一样……”


罗克珊怔住了……

所有恶毒的咒骂都堵在了咽喉,她张了张美艳的红唇却发不出丝毫声响。她本以为她会享受观看香消玉殒的过程,却没想到心口会堵成这样。

半晌,她兴致索然地站起身来,命令其他两个人跟上她。


罗克珊回到了组织,随口汇报讨伐失败,No.35牺牲,就径自走去自己辖区的森林了。

她把刻有自己剑符的大剑杵在地上,抱臂靠在宽厚的剑身上坐下。

往日令她安心的姿势也无法安抚她紧张的心情,她知道,一场狂烈的风暴正在向她逼近。

当第二天卡桑德拉冷漠地与她擦肩而过,走向昨天她讨伐失败的猎场那个方向时,罗克珊就知道,她们的结局将会一触即发。


罗克珊在平静如水的湖面前悉心将披肩卷发扎成双马尾,她对自己的美貌颇为自负,既然要迎接结局,她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结束这一切。

那个莫名其妙的名号也不知道是谁起的……爱憎,此时想起来,还挺贴切的。

罗克珊没有朋友,罗克珊对介于深爱与憎恶之间的感情没有任何兴趣。


既然无法独占卡桑德拉的偏爱,那么就干脆让她饮恨黄泉……死不瞑目的恨,才是最深的憎恨吧!

湖畔回荡着罗克珊癫狂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黄昏,卡桑德拉提着觉醒者的头走进了罗克珊布下的天罗地网。

这不免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恶战——下位者与No.1实力的悬殊,有准备与无准备的悬殊,猎人群与孤狼的悬殊。

卡桑德拉至死也不理解,罗克珊为什么要竭尽全力挑衅她,激怒她。她更不理解的是为什么罗克珊要用一开始从乌拉诺斯那里学到的邪剑,用剑柄结束了她的生命。

罗克珊曾不止一次对她说过,自己讨厌那个招数,难免会溅一身血污……


卡桑德拉不会知道,她死后,罗克珊甚至舍不得清洗那溅满她鲜红的血液与灰垩色脑浆的衣衫。

她也不知道,她死后,登上No.1宝座的罗克珊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没有对任何人产生过激烈的感情,无论是狂热、憧憬、抑或是憎恨。

罗克珊从未向任何人掩饰过自己对她的追思与深爱,令“食尘者”这一名号响彻了她死去之后的每个时代。


而直到死神降临的那一刻,罗克珊都保持着完美的人类形态。每一个即将觉醒的瞬间,她都会有些担心,卡桑德拉会不会不喜欢这样。

无论是剧烈的疼痛,还是颤抖着高潮,只有那个被她亲手了结的卡桑德拉才有资格让她触及情绪的巅峰。


食尘者,食尘者。

善良如你,却选择伏在地上如蛇蝎般战斗。

高贵如你,却选择接纳了低贱如尘埃的我。


有时候会突然想起那个女孩……同样出身35号,却那么早就遇上了你。


“真是……令人嫉妒啊。”


那是传说中最完美的No.1大剑之一,爱憎之罗克珊留下的遗言,没有人听得懂。


……也没有人在乎,那恶毒如蛇蝎,低贱如尘埃的她。


【END】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