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4&15 (完结篇)

【14】

从第一天立体机动课开始,阿尼就开始观察每个令人瞩目的训练兵。


平衡感是当年在战士营就做过的训练,她瞟了一眼莱纳和贝尔托特,他们都在装作很笨拙地从架子上摔下来,于是她也照做。

怎样在这一群新兵蛋子里显得辛苦却自然地跻身前十,然后顺利进入宪兵团潜入最中心的王都寻找坐标的踪迹,是他们三个在这三年主攻的目标。


她在心里已经默默记下了一些名字,这些训练兵都是她认为需要特别回避的。

艾伦·耶格尔,热血青年经常到处找事,惹上他一定会很麻烦……

阿明·阿诺德,观察力细致入微,最好是远离这种人。

三笠·阿克曼,本身就是个战斗天才,但似乎只要避开艾伦就可以避开她了。

萨沙·布劳斯,出身猎人世家,拥有骄人的直觉,不过可以用食物转移她的注意力。

让·基尔希斯坦,这人虚荣心极强且总是和艾伦打架,还总是盯着三笠看,为了避免麻烦还是远离他比较好。

康尼·斯普林格,总是做出些吸引教官的蠢事,麻烦精。

赫里斯塔·兰斯,这个人太热心,乐于助人,加上男兵似乎都很喜欢她,和她走近不免会给其他人留下印象。


而他们最在意的人,其实是一个名叫“尤弥尔”的士兵。

这个与祖先名字相同的名……究竟是巧合,还是她就是他们要找的目标?


阿尼一边在空中荡着,一边思索着……


=============================================


训练兵团的评分机制和战士营很不一样,但也并不难理解。

立体机动装置理论课,立体机动装置实践课,这两门课程是权重最高的课。只要这两门课程拿高分,其余课程马马虎虎混过关就够了。

当看到“对人格斗术”那门课程的时候,阿尼的眼眸不自觉颤动了一下。


那些她珍视的回忆,她不愿想起的事,都经由这几个字涌进了她的脑海。


可她也没想到,就是这一门课,给她惹来了那么多不预期的麻烦,就连本不该注目她的人,也开始对她产生了兴趣……


===========================================


“阿尼,对人格斗术是你的强项啊,你为什么不好好拿个高分?”莱纳坐在岸边,捡起一块石头丢向水面:“我可是还记得战士选拔被你一脚踹翻的事呢。”

“这次不一样。分数占比那么低,没必要为了那点分值暴露自己。”阿尼盯着湖面,那块石头在水面上跳动了几次最后沉进了湖底。

“你是我们几个里,最不像战士的一个。”莱纳站起身,低头看着湖面里自己的倒影。

阿尼没有置评,转身回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回答莱纳的问题,下午对人格斗术课上,他不知道哪根神经抽到了,居然把麻烦扔到了她跟前……

“艾伦,你来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一名合格的战士。”彪形大汉怂恿着身旁有些不明所以的金瞳少年。

阿尼内心想翻给莱纳一百个白眼,这家伙本来就不擅长格斗术,搞不好是被艾伦抡翻了。

“如果不想让个子变得更矮,那就回想起刚来之时的精神面貌,认认真真地干吧!”莱纳接着挑衅她。

阿尼此刻真的动气了。且不说他含沙射影说她对任务不上心,光提身高这一件事,就够她把莱纳踹个反身翻腾三周半。但她想快些解决眼前这些麻烦,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翻了艾伦。


她看也没看蹲在地上抱着脚踝喊疼的艾伦,瞥了莱纳一眼:“我可以走了吗?”

不过莱纳还挺着腰板嘴硬:“不行!要练到把短刀夺过来为止!”

金发少女叹了一口气,果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她完全不顾面前刚爬起来的少年一直喊等一下,一手握住了他捉刀的手腕,一手撑在他的颌骨位置紧紧箍住了艾伦的胳膊,轻而易举地踢翻了比她高出一截的棕发少年。

真是受够了……她把抢来的木刀丢给莱纳,站在肌肉嶙峋的大汉跟前捋了捋凌乱的刘海:“轮到你了。”

看着莱纳露出惊恐的神情,她忽然有些想笑。这个熟悉的表情,让她想起了那些他们一同在战士营训练的日子。

她丢给莱纳一个“我不会放水”的眼神,又一次完美地放倒了他。


就在她以为闹剧该谢幕的时候,那个她避之不及的艾伦开口了……


“好棒的格斗术!你是跟谁学的?”


“……跟爸爸。”


她停下了脚步,侧目对上了艾伦崇拜的目光。


【15】


不知为什么,在对上艾伦那双眼睛的时候,阿尼缄口不言的想法在渐渐变淡……

“做这种事,完全没有意义。”她低头看着那个小鬼说。

她看得出,艾伦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对人格斗术这种玩意加不了多少分。”她的眼神带着艾伦扫视着四周:“像我这种想进内地的人,都是这样马虎对付过去的,拿这个当严酷训练的休息。除此之外就是你们这种老实人和单纯的笨蛋。”


就在艾伦低头沉思的时候,基斯教官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径直走向了旁边还在打闹的康尼和萨沙……

金发少女立刻反手握住木刀,刺向艾伦……

“总之……不是得分高的立体机动术就没有做的意义。”凛冽的目光直视着艾伦:“因为我的目标不是当个优秀的士兵,而是得到内地的特权。”

“不知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越强对抗巨人力量的人,越能远离巨人。”见艾伦格挡住了她的攻击,她压低了声音,眼神阴沉:“你说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荒唐?”

金瞳少年一惊,一边握住阿尼的手腕向前掣,一边问:“为什么呢!”

不想眼前身材小巧的少女比他想象得更敏捷,顺着他的攻势向前施力,然后重心忽然下移用力扫在他脆弱的足踝上,木刀迫近躺倒在地的艾伦的喉部……


“难道这就是人的本质?”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聚集在手腕的力量渐渐涣散了,目光也变得不再冷冽:“我爸爸也跟你们一样…一味沉湎于某个远离现实的理想。即便年幼的我打心底觉得无聊…我也没有办法违拗硬要我学这个没意义本领的爸爸。”

她彻底松开了艾伦,把木刀抛起然后接回手中,站起身看着若有所思的少年:“我再也不要当在这个世界里拿士兵游戏取乐,愚不可及的笨蛋了。”

说完,金发少女便转身离开了……莱纳望着她的背影说了句“你真不适合当战士啊”,也撑起身子站了起来,空留坐在地上消化阿尼和莱纳那些晦涩难懂的道理的棕发少年。


==============================


晚餐时间,米娜很自然地坐在了阿尼对面。阿尼侧目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捧起杯子喝了一口。

“今天也很累呢……”米娜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方糖,放在阿尼面前盛面包的小篮里:“我轮值,从厨房偷偷拿了两块。”

阿尼看着身旁善意微笑的少女,轻声道谢之后把方糖塞进口中。

既能补充能量,又是她喜欢的甜味。

“阿尼吃糖的时候好可爱。”米娜掩口笑着:“下次我还要给你带。”

金发少女忽然有点害羞,摆了摆手捧起杯子灌水想让糖快点融化好跟米娜解释,就在这时,旁边桌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用膝盖想都知道是艾伦和让又吵起来了。


“那你说!!!要怎样才能赢得了巨人啊!有才能的家伙一味在里面闭门不出……”艾伦激动地和让理论,让本想继续和他争执,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在一旁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发疯了一样拽住了艾伦的领子破口大骂。


阿尼侧首撑颐望向两人吵闹的方向。要不是现在起身回寝室会引人注目,她恨不得立刻飞回去睡觉。

令所有人意外的事发生了,艾伦制住了让扯着他领子的手,另一手撑住了他的下颌,狠狠踹在了让的脚踝上……这招数,正是今天上午阿尼对付艾伦的技巧。


“放弃思考,任由感情控制生活,这就是现实?一派胡言!你这样……”艾伦睥睨着跪坐在地上的让,厉声质问道:“还算是兵士吗!”


阿尼怔了一下,余光瞟到门口半开的门,默默转回头去。

“不赖嘛,那小子!”米娜夸着。


就在让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想要负隅顽抗的时候,基斯教官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了门口……

“方才我听见了很大一声声响…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艾伦和让连抖都来不及发,连滚带爬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教官用杀人一般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就在大家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群体体罚时,三笠突然举起手来……


“报告,是萨莎放屁的声音。”


所有人都愣住了,三秒的鸦雀无声之后不少人都在低头窃笑……


阿尼悄悄叹了口气……幸亏没坐那个女人旁边,不然铁定会当着教官的面打一架。


这件事也就在萨莎吃掉三笠强行塞进嘴里的面包和放了一个莫须有的屁之后结束了。

可艾伦似乎完全没有放过阿尼的意思……


“让 那家伙像是在马虎对付吗?”对人格斗术训练课上,艾伦看着那个长脸冤家问身旁的娇小少女。

“……不像,不过……”少女一眼看穿,耸了耸肩:“他才不是想要当上优秀的士兵,他是为了吓你一跳。”

艾伦点了点头:“也对…不过,他在认真想要学那些技巧啊。”


『很好阿尼!不愧是我的女儿!!!』


金发少女又想起了那一天,父亲把海绵绑在腿上,让她练习踢击。也是那一天,她以无可挽回的错误,换得了练习格斗术的意义。


离开笼子……


人生如朝露,去日苦多。

她从那堵隔离艾尔迪亚人的高墙,远行到这堵隔离艾尔迪亚人的高墙。

无论怎么飞,她都在笼子里徘徊,从一条所谓“出路”走到一个死胡同。

看到光,却不是希望。

看到海,却不是自由。

可她仅剩的十三年,却已经过去了接近一半。

……


“对了!我的踢技怎么样?”身旁的大男孩忽然问她,抬了抬他精壮的小腿炫耀道:“虽然我是现学现卖,不过好像成功了!”

“哈……”从回忆中转醒的阿尼浅浅白了他一眼:“完全不行,糟糕透了。”

艾伦好像很失望地追问她:“什么嘛…你说哪里不好了?”


“……”


可是如果不是父亲那不切实际的愿景,她大概还在故乡,和有过几面之缘的男人结婚生子,教育孩子怎样效忠统治她们的异族,然后等待着命运的车轮从她弱小如蝼蚁般的身躯上碾过。

如果不是父亲的梦想,她不会认识贝尔托特,莱纳,皮克,吉克。

不会遇上艾伦,米娜。

不会看到光,不会走出那堵高墙,不会看到浩瀚的星空与大海。

……


“既然你这么喜欢这招的话。”她笑了,“我也可以教教你哦?”

那昙花一现的笑容,令身旁的男孩心猛地一跳……


“不要啦!脚被踢得好痛!”艾伦忙不迭地拒绝,还没做好准备就又被完美地放倒了……

”客气什么?“她弯下腰,轻轻挽了一下头发,向倒在地上的艾伦伸出了手……


【END】


一些废话:我终于还是停在了这里。因为写到这里,我瞬间就感觉应该完结在这里了。大概这就是激情完结?最后还是没有写到笠尼开始交集,因为我希望能止于阿尼的微笑,而不是她的泪水。

然后讲讲为什么花了大段笔墨复刻阿尼教艾伦格斗术那段,因为个人觉得那段展现了阿尼的早慧和成熟的三观。

感谢每个鼓励我写完这篇文的朋友,希望这篇文没有辜负你我的时间。


最后我还是要强调一下这篇文没有CP向,是阿尼中心友情亲情向的文。

评论(1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