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2

不知是马莱军方安排,还是吉克自愿,这次由他护送阿尼去帕拉迪岛与莱纳他们会合。

“不知道那两个小崽子是不是还在哭。”吉克一边说,一边把一块面包塞到阿尼的手里。

“谢谢。”阿尼礼貌地道谢。

“皮克也继承了巨人之力。”吉克试着和最不爱说话的孩子找话题。

“那真是太好了……”她是真心的,可忽然间她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是一名白衣女子。打从心底的恐惧让她对刚才那句话产生了莫名的迟疑。

“你的戒指还蛮精致的。”吉克看着女孩修长白皙的手指说。

“爸爸给我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右手收了回来,用左手遮住。

吉克点了点头:“他对你真好。”

阿尼对这个战士长多少有些惧怕,传闻他告发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也因此获得了马莱军方的绝对信任。单看他清秀的面庞,温和的微笑,根本想象不出他会做出这样绝情的事。


就在阿尼不知道怎样接话的时候,吉克主动谈及了自己的父亲:“我的爸爸除了给我灌输那些没用的谬论之外,对我压根漠不关心。”

“皮克也觉得她爸爸不爱她,因为他从来没有说过他爱她。”阿尼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被打磨得光亮的戒指:“可我觉得,光靠听是不够的,父亲的爱在眼睛里。”

她话音未落,格里沙满怀愧疚的回眸在吉克脑海中闪回……悲壮中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恨意。


只有愧疚。


吉克失神片刻,勉强笑了笑:“说的也是。我们男人都不太喜欢把那么忸怩的话挂在嘴边。”

天色渐晚,海上的风浪变大,她们的船开始小幅度地左右摇摆。

阿尼扶着床边的支架,望向船舱外。

“天晚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如果不出意外,我们明天就能到达帕拉迪岛了。”吉克站起身循着女孩的目光望去,晃动的下弦月有种诡异的美感。

“晚安。”女孩转过身向他道别。

“晚安。”他伸手去拉灯绳。

“等一下!”阿尼一个箭步跳到他身边,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惊恐的冷汗从女孩的额角渗出,她的瞳孔还保持着收缩。

“……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了吗?”吉克松开了灯绳,扶着阿尼的肩膀和她坐在了床边,他感觉到女孩在轻微颤抖。

“……”她咬着下唇,抓紧了衣服下摆边缘:“我……我怕黑。”

吉克笑了一下,撑起身揉了揉阿尼的头:“知道啦,给你留盏灯。”

说完,他离开了阿尼的房间,贴心地把门带上。


阿尼脱力般倒在床上,解开了发髻。

白炽灯刺眼的光令她稍稍安心了些。


她的记忆有一日的断层,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说不清来路的只言片语。

另外就是……黑暗中幽幽的光是最令她恐惧的东西。


==================================================


“阿尼妹子,起床了。”吉克在门口敲了敲门。

女孩撑起了身子,阳光透过船舱的小窗照了进来。她揉揉眼睛应了一声,从背包里拿出梳子理了理头发。

直到扎好头发,她才走出房间去盥洗室洗漱。

她不敢照着镜子梳发髻,因为害怕抬起头看不到临行前父亲给她扎发髻的身影。


船靠岸了,女孩背着背包下了船。

她抬头望着港口光秃秃的高墙,听说这里是不见血的断头台。

就在她的余光瞟到墙尽头的小帐篷时,帐篷里走出了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孩子……


“阿尼!是阿尼!阿尼来了!莱纳快出来!”贝尔托特招呼帐篷里的男孩,转身用双手比成扩音器的形状喊着女孩的名字:“阿——尼——”

金发女孩也向他挥了挥手。


“看来两个小伙子状态还不错。”吉克双臂交叠在胸前,满意地点头:“阿尼,你先上去。稍后我给你们讲一下任务内容。”

“嗯。”阿尼应了一声,背着包奔向高墙阶梯。


和伙伴重逢的瞬间令女孩暂时忘记了那些烦恼,哪怕明天就是噩梦的伊始。


【TBC】

 

一些废话:

我终于,还是下了这个决心,写一些她们在墙内的生活。

总觉得不去写就像铺垫了许久最后坑掉差不多。

预感我会控几不住我记几去写笠尼……如果真要写,我就写到番外去。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