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1

『用十三年成为英雄』

『艾尔迪亚人都是恶魔』

『用生命效忠马莱』

『我一定要回去,回到故乡』


女孩从床上惊醒,冷汗浸湿了整个后背。

“阿尼……”一双大手紧紧握住了她搭在床沿上冰凉的手。

“爸爸!”女孩惊讶地看着守在床边的父亲,眨着眼确认这并不是梦。

与父亲重逢的欣喜冲淡了噩梦带来的恐惧,女孩跳下床扑进了父亲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阿尼,我的女儿啊……”父亲抚摸着女儿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心疼不已。


父亲告诉她,昨天是吉克送她回来的,今天傍晚会接她去接替马塞洛完成战士的任务。

她和父亲坐在餐桌上,这安静的晚餐,让阿尼以为这只会是一个普通的送别,直到父亲握着铁勺的手开始颤抖,然后伏案痛哭……

阿尼慌了,她从未见过父亲情绪如此激动。女孩扔下手中的碗,蹲在父亲身旁问他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那里!”他握紧了拳,想要狠狠砸在桌上,最后却疲惫地松开了手。

阿尼不知道父亲口中的“那里”指的是什么,隐约觉得是任务目的地“帕拉迪岛”,可她们被严令禁止谈及任务相关的事,哪怕和家人……女孩只好缄口不言,轻轻覆上父亲的大手。

雷恩哈特深呼吸着,可他的情绪却没能得到半点平复,他咬紧了牙,却没能遏制住咒骂:“畜生……这群畜生!”

阿尼垂下眼眸……她知道,她的父亲和大部分战士候补生的亲人不同。他从未和阿尼提到过帕拉迪岛,以至于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地方,是在马莱开设的历史课上。

那时,每个孩子的眼中都燃烧着令她不解的愤怒。


“阿尼……那里住着的……和我们一样,都是艾尔迪亚的族民。”父亲粗糙的大手紧紧裹住了阿尼的小手。直到他断断续续地说出下一句话,阿尼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这么激愤……


“那里是你母亲回不去的家啊!”


阿尼瞪大了双眼……她回想起了课上的内容,回想起了同伴们的争执。他们说,帕拉迪岛上的人,全部都是恶魔的后裔。

是啊,她不明白,明明大家都是艾尔迪亚人,为什么大陆的人们要憎恨岛上的人们呢。可她不能问,她清楚知道问出这句话的后果。

“阿尼……对不起,对不起!我为什么会想不到,那个岛也会是战场……”他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腿疾却让他跪在了地上,想起自己的女儿今后要经历的那些同族相残,他悔恨不迭。


阿尼坐在父亲的身旁,轻轻拍着他宽厚的背……她的眼神是空洞的。

她发现父亲老了很多,腿疾几年不愈,曾经挺拔的身躯也佝偻了。那双明亮的鹰眸,也浑浊了许多。


她即将远行……

而父亲只会越来越老。


=============================


吉克接走阿尼的时候,她的父亲正跪在庭院里痛哭。

暮光洒在女孩奶金色的发丝上,少年发现她的发髻是新扎的。


阿尼还是没有说话,她甚至,一滴眼泪也没有落下。

“你还和我挺像的。”吉克把双手插进裤带,低声说。


金发女孩没有答话。她没有听到吉克刚才说了什么,因为此刻,在她耳边轰鸣着的,是父亲痛彻心扉的道别。


『阿尼……一直以来,是我错了……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我有一件事,只有一件事……即使整个世界都憎恨你,即使整个世界都与你为敌,爸爸也会站在你这边……』

『所以,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可是……我只有十三年啊。”女孩看着戴在食指上的光亮戒指,喃喃自语。

吉克偏过头,她金色的长睫挡住了眼眸,他没有看到,那一汪湛蓝泛起的涟漪。


【TBC】

 

一些废话:这篇文真的,写得超累超累超累……没有比跟着阿尼走她这十六年更累的事情了。天知道我每天写得热泪盈眶,我妈一脸慈爱用眼神向我传达着"妈的智障"的中心思想。

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想好好写完她的十六年啊。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