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涟

已忙飞;尼厨,笠尼本命,脑洞颇大;笔名沐涟

朝露(阿尼中心文)chapter 10

这是阿尼第一次来到马莱的都城,都城到处都在放"英雄马莱"的赞歌,而她们是歌词里的"恶魔"。
戴着袖标的她和吉克被都城居民们用看怪物的眼神打量着,无一例外都是从惊讶到厌恶。
吉克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盈满恶意的目光,目不斜视地向前走。阿尼也学着他不去与恶意接触,渐渐适应了新环境。
 
阿尼本以为这种继承仪式会很正式,却没想到吉克带她来到一个周围荒无人烟,从外面看像是地牢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吉克拉开了厚重的铁门,他面色凝重,似乎心事重重。
阿尼并没有多问,只是跟着他走了下去。
 
地牢的通道很狭窄,在通道的尽头似乎有若隐若现的阳光。
女孩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变沉,好像每跳动一下,声响都会在长廊中回荡。
终于,她站在了那道光之下。
 
女孩抬起头,阳光从地牢天井照了下来,照亮了她周围的一片漆黑。
一名身穿素白衣袍的女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
"你就是要继承这份力量的孩子啊……"她的声音非常温和,脸上挂着无憾的微笑:"眼神真温和。"
吉克蹲在地上整理着背包里的东西。
"吉克,你觉得她合适吗?"女子转身问他。
"……她的格斗天赋就像是为这份力量而生的。"吉克低着头,试图转移话题。
 
"某种程度上讲,她和我很像。"吉克补充了一句。
"她和你不一样……"女子摇了摇头,否定他的回答。
"这种事情,我们无力干预。"吉克打断了她,像是在逃避接下来的对话。
 
阿尼在一旁听着他们隐晦的对话,似懂非懂。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转身望着她。
"……阿尼。"
"阿尼啊……"女子低着头沉吟着,片刻抬起头与她认真地对视着:"今后我们要好好相处呢。"
阿尼没有听明白,"好好相处"究竟是什么意思,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莫可名状的悲怆霎时间席卷了阿尼的情绪,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要流泪的冲动。
她害怕失态,忙不迭地去掩自己的眼睛,感觉一只温暖的手覆上了她的金发,轻抚着安慰她。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拭了拭眼尾溢出的泪滴哽咽着问。
 
女子浅笑,她的声音轻得仿佛要散在风中:"我啊……我的名字不足挂齿……因为我只是一个无力改变现状,随波逐流的普通人啊。"
吉克始终没有搭话,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副带着长长铁链的手铐,戴在了女子纤细的手腕上,并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洁白的手绢,示意女子张开嘴。他横绑的动作温柔了些,眼镜后的目光带着不忍。
就在阿尼还想追问的时候,吉克拍了拍金发女孩的肩膀:"阿尼,跟我上去吧。"
 
女子双臂被铁链吊起,跪在那道光之下,目送着阿尼走上高台。
他们停在高台边缘,正对着台下被阳光聚焦的女子。吉克从包里拿出了一支针剂,命令阿尼背过身去。
"吉克大哥?"阿尼紧张地盯着吉克手中的注射器,来源未知的恐惧占领了她的情绪高点。
"阿尼,转过去。"吉克再度命令道。
金发女孩颤抖着转过身,高台下的女子始终追着她因惊惧而不停转移的目光,轻轻点着头,用眼神安慰着她。
 
那双深幽的眼眸令她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些,就在此刻,后颈传来一阵刺痛,下一刻她的肩膀被推了一下,还来不及感受到急速下坠,她就在半空中失去了意识……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只是一个无力改变现状,随波逐流的普通人啊。"

 
【TBC】

===========================

一些废话:之前一直以为阿尼吃了个哲学家,才会把人性看得这么透彻并开导艾伦和马洛把目光着眼在体制问题上。
最新一话出来,别的孩子在吵架打架,她居然趴在地上看蚂蚁……她爸到底教了她些啥,简直是熊孩子里的一股清流。
小阿尼果然还是和莱贝关系更好,默默陪着贝特拉起被辏翻的莱纳一起走。莱纳好受啊在回忆里被推倒了两次!(捂脸)

评论(1)

热度(10)